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老萨谈红楼梦–做女人不要做袭人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褒贬的拼音,如果转载请务必注明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老萨看红楼梦,以玩票为主。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最近闲着无聊,也来随便聊一聊,供大家一笑。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大家都知道红楼梦的男主人公是贾宝玉,而贾宝玉的故事几乎都和身边的女人有关。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和宝玉关系最好的也就是宝钗和黛玉,有些人认为他们在搞三角恋爱,其实就全文看起来,也不是这样。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黛玉跟宝玉进行的完全是精神上的恋爱,是纯洁,没有其他因素的爱情。

褒贬的拼音,《红楼梦》里有哪些隐藏剧情?

而宝钗和宝玉之间的爱情相对较浅,但也是宝玉思想上的知音,很多关于宝玉的事情,大家都没有理解的时候,宝钗就知道了。

但除了这两个女人以外,还有一个女人从书一开始就跟宝玉在一起,直到全书结束,仍然和宝玉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这个不同寻常的人就是宝玉身边的大丫头袭人。

曹雪芹先生的红楼梦之所以非常成功,就在于他对里面每个人物的描写都不是空洞的。

每个人都是鲜活的,不同的,有思想,有性格的,书里面的每一个人,我们都能在身边找到类似的形象。

所以又很多人认为,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他自己半自传,里面每个人物都是由原型的。

既然是活生生的人,自然性格复杂多样,我们看他们的角度不同,自然会有很多争论。

黛玉,宝钗,贾母,湘云,王熙凤都是这样。

不过,这些人都是所谓的主子,也就是贵族主人阶层。

如果说起除了他们以外的其他人,那么自古以来争议最大的,也就是宝玉身边的侍妾花袭人了。

老萨读完整本红楼梦,对袭人这个人物有一定的了解。说实在的,老萨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人物。

不但不喜欢,老萨还说出了:做女人不要做袭人!的话,为什么呢?

听老萨来说说。

看看袭人的奋斗史

1.在贾府站住脚

人都是复杂的,善恶的标准就现在的社会来说也很宽泛。

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如果为了自己个人的私欲,不惜伤害无辜的人,甚至把别人至于死地,这种人,自然不是善类。

遗憾的是,我们看遍全书,外表老实善良顾大体的袭人,却就是这样的人。

花袭人的出身很卑贱,她是一个破落平民家庭的女儿。

当时因为父亲早丧,哥哥还小,单靠母亲一个人无法养活他们兄妹两人,一家几乎要饿死。

迫于无奈,花袭人的母亲将女儿卖到当地大贵族贾家荣国府做仆人,那时候袭人不过才10岁的年纪。

袭人首先在贾母身边作为小丫鬟,此时的袭人任劳任怨,非常听贾母的话。

贾母觉得这个丫鬟还老实肯干,几年以后交给自己的侄女史湘云做丫鬟。

史湘云在贾家只是暂住,她很快回到史家,贾母又把袭人交给自己的孙子宝玉。

由此,袭人就成为宝玉的丫鬟,一直到贾府败亡。

贾府丫鬟有很多种,但是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地位低下。

丫鬟地位最高的人,就算像鸳鸯一样深的贾母欢心,也是奴才。

他们在任何一个主子的面前仍然要卑躬屈膝,长相好的随时可能被男主子欺辱,成为性工具和生育工具。长相差的,将来长大了基本都是要送出去,或是嫁个贾府的男奴才,或是嫁个普通的平民。

总之,就是没有地位,任主子们欺凌就是了。

但是,一般贾府的丫头都是不愿意出去的。

因为贾府非常富贵,即使是丫头的物质生活也比普通老百姓强太多。

像袭人,晴雯这样的贴身丫环,饮食起居都是很不错的。喝的茶,都是主子们喝的高级茶,社会上的人有钱也喝不到。吃饭都有贾府的大厨房统一去做,都是相当高的标准且不限量。芳官是个唱戏的穷孩子,进入贾府之前衣食不周,勉强吃饱饭,进入贾府没几天她就嫌饭菜油腻,要吃清淡的,可见他们的饮食有多丰富。

除了衣食住行并不花钱,每个月每人还有几吊钱的零用钱,加上主子们经常赏赐,在外面看来很光辉的,一般社会上的小地主小富翁家庭都是无法相比的。

一旦出府,这些丫头是肯定无法适应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的。

既然无法出府,那么丫头要留在贾府里出头,无非只有一种办法:

转正成为妾,就像赵姨娘,周姨娘一样。

赵姨娘原本就是贾政的丫鬟,后来被贾政看上,就成了妾。妾在贾府来说,算是半个主子。赵姨娘的位置稍高,因为她给贾政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按道理说她只比太太稍微差一点。妾们有自己的佣人,自己的位置,地位虽然比真正的贵族主子要低,不过也至少不算是奴才一类了。如果运气好,遇到像贾雨村的二房那样,原配太太去世,自己又生了儿子,就有可能成为正室的。

几乎所有丫鬟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贾府里面丫鬟的争宠实际也是非常激烈的。

袭人10岁进入贾府,到16岁成年,少年时代全部在贾府度过,深知这一套的东西。

这个人表面老实沉默,埋头苦干,细致入微的照顾宝玉,对主子们非常尊敬,对谁都客客气气,和谁都搞好关系,结果得到几乎所有人的好评价。

其实袭人这个人,和现代很多女孩一样,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女人。

她的目的很简单,立足于现实往上爬,绝不安于现在低下的地位和生活,她一定要出人头地,找到自己梦想中的生活。

所以,从全书的一开始,袭人的一系列手段就开始了。

大家翻开书看几章,就出现了袭人和贾宝玉偷情的一幕。

————-公子少爷身边都需要一个可以贴心照顾生活的侍妾,袭人基本能够符合这个需要,宝玉对其感情也是真挚的。

要知道,作为贾宝玉这样尚没有成年的少爷,在贾府这种家庭,是不绝对不能在父母认可之前和任何女孩发生关系的。

这种行为在以诗书礼仪家庭式严格禁止的,也是人所不齿的,会成为巨大的丑闻。

查抄大观园的司琪,就是因为跟外面的一个表兄有暧昧关系,就被赶了出去,后羞愤自杀。

而王夫人的丫鬟金钏,就是因为跟贾宝玉说了几句露骨的话,也被王夫人打了几巴掌赶了出去,后跳井自尽。

作为在贾府待了这么多年的大丫头袭人,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事情,但袭人显然很有主见。

在当时情况,袭人是绝对不应该跟宝玉发生性关系的。因为当时袭人基本可以肯定宝玉还是处男。她跟宝玉这样搞,一旦传开,人人都会认为是她在勾引宝玉,这种行为在贾府是要出人命的。

袭人很精明,她素有大志,就是要成为宝玉身边最亲近的丫鬟,这样才最有可能成为将来的妾。

但当时的情况对袭人很不利,宝玉身边有一个美丽绝伦的晴雯。晴雯长相仅次于黛玉宝钗,算上非常美丽,所谓贤妻美妾,妾的相貌是很重要,这点长相还过得去的袭人根本比不了。除了相貌以外,晴雯还心灵手巧,精于女工刺绣,书里说宝玉有件俄罗斯进贡来的孔雀毛氅衣,被烧坏了,全城和贾府没有一个人能修好,最后还是晴雯抱病修好的。女工技术能力是当时女人是否贤惠的重要指标,这些也都是袭人不及的。

同时晴雯对宝玉也照顾倍至,晚上一直都是在宝玉房里外屋的一张床上陪夜,陪了好几年。

宝玉对其非常熟悉,几乎一天也离开不了,只听宝玉在枕上长吁短叹,覆去翻来,直至三更以后,方渐渐安顿了。袭人方放心,也就蒙睡着。没半盏茶时,只听宝玉叫“晴雯”。袭人忙连声答应,问:“做什么?”宝玉因要茶吃。袭人倒了茶来,宝玉乃叹道:“我近来叫惯了他,却忘了是你。”

晴雯此人还有一种愤世嫉俗的劲头,也有一股鬼机灵,从不逼宝玉读书考功名,和宝玉很多方面都有精神上的共鸣,这也是袭人无法做到的。袭人跟宝玉在精神上基本无法沟通。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晴雯深受贾母喜欢,她也是贾母的丫鬟,因为贾母非常喜欢她才给了宝玉。用贾母的话说: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

所谓将来使唤,也就是给宝玉做妾的意思。

换句话说,晴雯不但相貌,女工上超过袭人,精神上也深受宝玉喜欢,更是贾母钦定的未来的妾。

袭人和其相比,实在是处于劣势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袭人也只能绝地大反击,她使出女人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和宝玉发生了性关系。

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其实这段话是为袭人的辩解,贾母将她给了宝玉,不过是做丫鬟,贾母眼中的妾是晴雯,所谓给宝玉做妾一说,仅仅是袭人自我幻想罢了。

而且其实就算是袭人就是未来的妾,在这种情况下,和宝玉发生这些事情,怎么不是越礼呢?

在当时社会,只有贾母王夫人正式承认袭人以后,并且把其通过仪式正式升级为妾,才能有这样的事情,不然就是偷情和私情,是会被传为大丑闻的。

袭人通过这种行为,在主子宝玉这边,根本扭转了自己不利的地位。晴雯这方面则比较老实,也相对比较天真羞涩,直到死的时候也没有和宝玉有过任何关系。

宝玉因为这种关系,对袭人的看法和之前完全不同,成为宝玉心里最重要的人之一。

一个女人是用这种手段,不惜牺牲自己最后的防线,也算是相当相当的不容易,袭人的手段不可谓不高。

而一旦站住脚,赶走了晴雯以后,袭人就立即使另外一个样子,再也不和宝玉上床,以保住自己的名声,真是很有心计。

其实根据书上分析,袭人已经偷偷摸摸跟宝玉有了3,4年的关系,到了王夫人正式认可她以后,就立马中断了这些事情。

书中写到:原来这一二年来,袭人因王夫人看重了他,越发自要尊重,凡背人之处或夜晚之间,总不与宝玉狎昵,较先小时反倒疏远了。

2.一步步往上爬

获得宝玉的青睐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在贾家如果想成为妾,就必须获得一个最为重要人物的首肯,也就是荣国府贾政一派的内当家王夫人。

王夫人是贾政的正房大太太,是四大家族王家的大小姐,是个贵族出生的小姐。

嫁给贾政以后,贾政处理贾府外面的大事情,家里的事情就完全交给王夫人处理。

后王夫人年纪大了,把很多事情交给自己侄女王熙凤,地位却仍然在王熙凤之上,具有最后的决定权。

对于宝玉纳妾这种事情,王夫人基本就是最后决定的人,而地位更高的贾母只管宝玉娶妻,纳妾这种事情贾母是不管的。

袭人必须获得王夫人的好感,这个好感怎么获得的,显然光靠拍马屁是没用的。王夫人身边怕马屁的人很多。如果光靠服侍宝玉殷勤,细致,似乎用处也不大,因为晴雯,麝月之流对宝玉服侍的也很好。

想彻底获得王夫人的欢心,就必须投王夫人所好,判断其内心世界,帮王夫人做一些她最想做的事情。

当时王夫人自己各方面都已经很好,富贵荣华,地位极高,况且年纪也快50岁了,也没多少年好活(当时的人,一般也就活到60岁)。王夫人其他的东西都可以放下,只有一件事情放不下,也就是唯一的儿子宝玉。

王夫人从开始到最后,对自己儿子宝玉还是非常痛爱的。但是,作为封建贵族大家庭培养出来的所谓大小姐,她是相当正统的,也本能的维护封建制度这一套。

王夫人一心希望宝玉走当时世上科举那套,好好读书,之后考取功名,为官做宰的,获得身份地位钱财和社会的认可。

宝玉却是个比较叛逆的人,他对社会这一套制度深恶痛绝。

实际上,也不能怪宝玉,他身边的人还是所谓的社会最高层,一个个都是什么样子。科举出身贾雨村无耻下流,为了功名算是无恶不作,背信弃义。贵族出身的贾珍,贾赦,贾政之内,不是好色无度,就是凶狠霸道,以高尚道德伪装,实际都是相反的样子。至于贾琏,贾蓉之流,各个猥琐不堪。

整个社会的官场都是腐败无耻的,正派人根本混不下去,贾雨村之流的卑鄙之徒才能如鱼得水。

—————–也不是说袭人天生就是这样,她的本性应该还是善良的。但在贾府这种等级分明,弱肉强食的地方。一个无权无势的丫头要想不被别人踩在脚下,被人随意欺凌,也只能不顾一切往上爬。其实袭人也不容易,电影中她流泪的次数也很多。

王夫人却认为宝玉这样就是最大的离经叛道,但她强逼宝玉读书的行为也都失败了,毕竟宝玉是自己的儿子,逼得太紧的话,王夫人还是心疼的。

所以王夫人对宝玉又爱又恨,恨其不争气,但又无法找出办法让其改变,这成为她最大的心病。

如果谁能够帮助她解决这个问题,王夫人一定非常感激她,把她当做救星。

袭人很精明,她巧妙的迎合了王夫人的意思,蒙蔽了王夫人。

从全书来看,王夫人的智商并不高,人也相对老实,很容易被人蒙蔽。前后被人欺骗了很多次,根本不是王熙凤,袭人这类人的对手。

王夫人平时以正统媳妇自居,最喜欢任劳任怨,识大体,老老实实的那种人。

袭人为人到也是埋头苦干那种,对宝玉也算很细心,这都符合王夫人的需要。

同时王夫人本身姿色平平,她和贾政的夫妻感情并不深厚,多次见面都没见到什么谈情说爱,基本就像公事公办一样。

而贾政显然对年轻时候貌美如花的赵姨娘比较宠爱,王夫人由于这点,加上以往的经历,对赵姨娘这类美丽妖娆,性感诱人的女人非常痛恨。

这点上,袭人相貌只算稍有姿色,一点也不性感,平时不爱说话,装得很老实,非常符合王夫人的需要。

但是,这些还不够,只能是王夫人眼中做儿媳妇的基础要素,必须还有更大的作为。

在宝玉以为金钏和蒋玉菡的事情,被贾政暴怒毒打以后,所有姐妹都深感痛心,都觉得宝玉可怜,认为贾政出手太重,管教过严。

只有袭人反其道而行之。

书中写到

袭人低头迟疑了一会,说道:“今日大胆在太太跟前说句冒撞话,论理——”说了半截,却又咽住。王夫人道:“你只管说。”袭人道:“太太别生气,我才敢说。”王夫人道:“你说就是了。”袭人道:“论理宝二爷也得老爷教训教训才好呢!要老爷再不管,不知将来还要做出什么事来呢。”

王夫人听见了这话,便点头叹息,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你这话说的很明白,和我的心里想的一样。

袭人又道:“二爷是太太养的,太太岂不心疼;就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造化了。要这样起来,连平安都不能了。那一日那一时我不劝二爷?只是再劝不醒。偏偏那些人又肯亲近他,也怨不得他这样。如今我们劝的倒不好了。今日太太提起这话来,我还惦记着一件事,要来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只是我怕太太疑心,不但我的话白说了,且连葬身之地都没有了!”

王夫人听了这话内中有因,忙问道:“我的儿!你只管说。近来我因听见众人背前面后都夸你,我只说你不过在宝玉身上留心,或是诸人跟前和气这些小意思。谁知你方才和我说的话,全是大道理,正合我的心事。你有什么只管说什么,只别叫别人知道就是了。”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叫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

  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姐妹,虽说是姐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既蒙老太太和太太的恩典,把我派在二爷屋里,如今跟在园中住,都是我的干系。太太想:多有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做有心事,反说坏了的,倒不如预先防着点儿。况且二爷素日的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嘴杂——那起坏人的嘴,太太还不知道呢: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没有忌讳了。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落个直过儿;设若叫人哼出一声不是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还是平常,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呢?那时老爷太太也白疼了,白操了心了。不如这会子防避些,似乎妥当。太太事情又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便罢了,既想到了,要不回明了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件事,日夜悬心,又恐怕太太听着生气,所以总没敢言语。”

  王夫人听了这话,正触了金钏儿之事,直呆了半晌,思前想后,心下越发感爱袭人。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得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混忘了。你今日这话提醒了我,难为你这样细心,真真好孩子!也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如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索性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点心儿,别叫他遭塌了身子才好。自然不辜负你。”袭人低了一回头,方道:“太太吩咐,敢不尽心吗?”说着,慢慢的退出。

这番话说的真是很好,如果不是袭人来说,是其他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些道理。

袭人似乎真是为宝玉着想,怕她跟女孩闹出什么丑闻来。

但是,可笑的事情是,除了袭人自己以外,无论宝钗黛玉,还是宝玉身边的丫鬟,没有一个人跟宝玉发生过关系。和宝玉有私情的人恰恰就是他自己,这番话多么狡猾虚伪。

袭人这一手,有两个目的。第一她也知道,如果她和宝玉私情的事情传开,自己首先要完蛋。她先下手为强的说了,让王夫人直到最后也从来没怀疑过她。

第二她完全掌握了王夫人的心理,这些话作为一个下人根本不能说的。袭人如果在平时说这种话,一定会有很惨的结果。她抓住宝玉被毒打的大好机会,似乎不考虑自己的越级说出以上的话来,就让她从此成为王夫人最信任的人。加上以往的老实,埋头苦干,彻底成为丫头中的第一人,真是富贵险中求啊。

之后很快,王夫人把袭人的待遇提高到准姨娘的标准,还从自己的月薪中拿出一部分给袭人,袭人基本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了。

不过,她仍然有很强的对手,就是晴雯。除了晴雯以外,她还有几个隐藏的对手,说过要和宝玉做夫妻的四儿,聪明伶俐的小姑娘芳官。

————————-直接造成晴雯死亡的人,自然是王夫人。这个女人以正统自居,吃斋念佛,却害了两条人命。但袭人对其的建议和密报,对王夫人的决定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至少要占百分之五十的责任。晴雯的性格本应该是个小姐,可惜她只是个身份卑贱的丫头。

3.消除所有障碍

上面已经说了,晴雯虽然性格孤傲,不会巴结拍马屁,对下面人也比较严格刻薄,个性也比较要强,不能吃别人的亏,但也没什么坏心眼。

除了上面一些人对她看不顺眼,认为其不能老老实实的听话,其他人也没有说出她有什么过错,也没害过什么人。

她的相貌比袭人好的多,又是贾母内定为宝玉的妾,虽然王夫人不知道她,对她也没有好印象。她的存在对袭人总是一个威胁。

至于四儿,芳官之流,虽然现在无法跟袭人争,但是未来就很难说。

唯一比较可靠的就是麝月和秋纹,麝月为人老实厚道,相貌平平,秋纹眼光较低,爱贪点小便宜,都无法跟袭人相比。她们还都是袭人培养的心腹,各方面都袭人能够控制住的。

袭人苦心经营了这么久,是不允许有这种威胁的。

她要做的是寻找机会,消除这个隐患。

赶走晴雯光靠他自己是不行的,要靠别人的力量,需要等待时机。

终于,大观园里面遭遇了大事情,傻大姐拾到了一个春宫图的荷包。

由此,荣国府的当家人邢夫人,王夫人两个人,都借助这个机会扫除自己看不顺眼的事情。

王夫人之前找过晴雯来,把她骂了一顿。

但是,当时王夫人根本不知道有晴雯这个人,只是因为发现了春宫荷包后,王善保家的借机说了几乎晴雯的坏话,王夫人才知道有晴雯这个人。

王善保家的道:“别的还罢了,太太不知,头一个是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长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抓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调调,大不成个体统。”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儿,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他;后来要问是谁,偏又忘了。今日对了槛儿,这丫头想必就是他了?”凤姐道:“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长得好。论举止言语,他原轻薄些。方才太太说的倒很像他,我也忘了那日的事,不敢混说。”

王善保家的便道:“不用这样,此刻不难叫了他来,太太瞧瞧。”王夫人道:“宝玉屋里常见我的,只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要有这个,他自然不敢来见我呀。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且又出来这个事。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

但是仅仅几天以后,王夫人就来宝玉房里处理那些丫鬟。这时候,王夫人完完全全的知道晴雯的一切,甚至连身边四儿,芳官的隐秘事情都一清二楚。

宝玉及到了怡红院,只见一群人在那里。王夫人在屋里坐着,一脸怒色,见宝玉也不理。晴雯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如今现打炕上拉下来,蓬头垢面的,两个女人搀架起来去了。王夫人吩咐:“把他贴身的衣服撂出去,馀者留下,给好的丫头们穿。”又命:“把这里所有的丫头们都叫来!”一一过目。

  原来王夫人惟怕丫头们教坏了宝玉,乃从袭人起以至于极小的粗活小丫头们,个个亲自看了一遍。因问:“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本人不敢答言。李嬷嬷指道:“这一个蕙香,又叫做四儿的,是同宝玉一日生日的。”王夫人细看了一看,虽比不上晴雯一半,却有几分水秀,视其行止,聪明皆露在外面,且也打扮的不同。王夫人冷笑道:“这也是个没廉耻的货!他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可是你说的?打量我隔的远,都不知道呢。可知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难道我统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这个四儿见王夫人说着他素日和宝玉的私语,不禁红了脸,低头垂泪。王夫人即命:“也快把他家人叫来,领出去配人。”又问:“那芳官呢?”芳官只得过来。王夫人道:“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更是狐狸精了!上次放你们,你们又不愿去,可就该安分守己才是。你就成精鼓捣起来,调唆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等辩道:“并不敢调唆什么了。”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你连你干娘都压倒了,岂止别人。”因喝命:“唤他干娘来领去!就赏他外头找个女婿罢。他的东西,一概给他。”

几天之内,王夫人从根本不知道晴雯是谁,到对宝玉房中一些极为私密的话都知道,可见,一定有人泄密了。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书中直到最后也没说出来,显然要么是曹雪芹不愿意说,要么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当事人却都有怀疑。

作为对袭人最好的宝玉,现在也居然第一个怀疑袭人。其实宝玉虽然有点呆,但是个非常聪明伶俐的人,智商非常高,也对袭人了解最多。他的怀疑,应该是最有道理的。

宝玉道:“这也罢了,咱们私自玩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这可奇怪了。”袭人道:“你有什么忌讳的?一时高兴,你就不管有人没人了。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被那人知道了,你还不觉。”

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了,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因便笑道:“正是呢。若论我们,也有玩笑不留心的去处,怎么太太竟忘了?想是还有别的事,等完了再发放我们也未可知(这句话是非常明显的开脱,谁都知道王夫人不会再对付他们三个)。”宝玉笑道:“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的人,他两个又是你陶冶教育的,焉得有什么该罚之处?只是芳官尚小,过于伶俐些,未免倚强压倒了人,惹人厌。四儿是我误了他:还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叫上来做细活的。众人见我待他好,未免夺了地位,也是有的,故有今日。只是晴雯,也是和你们一样从小儿在老太太屋里过来的,虽生的比人强些,也没什么妨碍着谁的去处。就只是他的性情爽利,口角锋芒,竟也没见他得罪了那一个。可是你说的,想是他过于生得好了,反被这个好带累了!”说毕,复又哭起来。

这些私密的玩笑话,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肯定是宝玉内房里面几个丫头中有人泄密的。

而房里面知道这些的,无非也就这几个人,现在晴雯,四儿,芳官都被赶走,其他人都被王夫人训斥喝骂,剩下有可能的无非就是袭人,麝月,秋纹。

而根据晴雯死了以后,几个丫头的行动,这事显然不是麝月,秋纹做的。

当下麝月秋纹已带了两个丫头来等候。见宝玉辞了贾母出来,秋纹便将墨笔等物拿着,随宝玉进园来。宝玉满口里说:“好热。”一壁走一面便摘冠解带,将外面的大衣服都脱下来麝月拿着,只穿着一件松花绫子夹袄,襟内露出血点般大红裤子来。秋纹见这条红裤是晴雯针线,因叹道:“真是‘物在人亡’了!”麝月将秋纹拉了一把。

而王夫人对麝月,秋纹根本不认识。她只是知道有个麝月,连秋纹是谁都不知道。

而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肯定要找相信的熟人去问。麝月,秋纹都王夫人都不熟悉,唯一可能去询问的,也就是被她当做女儿一样的袭人了。

根据袭人的个性,也是绝对会说的。

因为袭人很清楚的知道,素日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趫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故晴雯不敢出头。

现在王夫人有对付晴雯的意图,她只要火上浇油一下,十有八九晴雯就会彻底完蛋,还连带处理了四儿和芳官。

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些私密的事情也就大丫头袭人最清楚,换成王善保家的,王熙凤,宝玉的小丫头之流,就算有心要说,也说不出来的。

直到最后,曹雪芹也没说出是谁在泄密,但我们有很大的把握,就是袭人说了这些话。

因为赶走这三个有可能的竞争者,对袭人最有利,因为她基本是准姨娘了,而麝月,秋纹离这个级别还远的很呢,这样做了对她俩根本没什么好处。

我们客观说,袭人说这些话,也不是想让晴雯死,只是想把晴雯赶走,消除眼中钉。同时赶走有可能跟她竞争,又看不顺眼的四儿和芳官。

但是,这个手段也确实太狠了,由此宝玉怀疑她,这对袭人来说是最大的打击了。由此,袭人居然一下子丢失了全部的伪装,在全书中终于有几分钟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袭人见宝玉居然怀疑她,恼羞成怒: “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你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越不过我的次序去。就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

这话说的多么赤裸裸,多么凶狠,和她以往伪装的老实忠厚的面目截然相反,看来是真的急了。

同时,她还不忘记讨好宝玉:“哭也不中用。你起来,我告诉你:晴雯已经好了,他这一家去,倒心净养几天。你果然舍不得他,等太太气消了,你再求老太太,慢慢的叫进来,也不难。太太不过偶然听了别人的闲言,在气头上罢了。”

而实际上呢,袭人笑道:“你太把我看得忒小器又没人心了。这话还等你说?我才把他的衣裳各物已打点下了,放在那里。如今白日里人多眼杂,又恐生事,且等到晚上,悄悄的叫宋妈给他拿去。我还有攒下的几吊钱,也给他去。”

如此虚伪,晴雯刚走就忙不迭的把东西准备好了,要送出去,还说什么过几天在让她回来,真是不简单的女人。

由此,袭人除掉了最大的敌人,连带着试图获取宝玉欢心的四儿和秋纹也收拾了,剩下的几个丫鬟,各方面都不能跟她争夺了。

—————其实王夫人在很多方面和袭人很像,两人的合作关系只是时间问题。从表面看来,两人的神情都很相似。

袭人这个举动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晴雯回家以后,没几天就惨死在猪圈一般的表哥家里,死了以后直接被火化,连个棺材都没有。

四儿背着勾引主子的骂名被赶出贾府,落魄过完自己的一生。

无父无母的芳官无奈做了尼姑,一生也就毁了。

晴雯死了以后,宝玉就不用说了,麝月,秋纹还有些悲伤的意思,连黛玉也给其修改祭文。唯一袭人从来没有表现过一点伤心,也没有她一点点悲哀的记载。

说起来晴雯,袭人相处也有5,6年,一个人就是天天看着一棵大树过了6年,也多少有些感情。这个袭人的心肠不谓不狠。

4.为了自己,推波助澜

老萨也不是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倒袭人身上,但有些事情还是跟她有关的。

消除晴雯的威胁以后,袭人这个妾就算做定了。

但宝玉年纪还小,终须过几年才能娶妻纳妾的,这几年袭人还是要苦等的。

贾政不想让宝玉过早娶妻耽误学业,王夫人也不敢现在提纳妾的事情,就从自己的月钱里拿出二两银子给袭人。要知道,这就是姨娘和主子姑娘们的标准了。之后袭人母亲死了,王熙凤和王夫人安排其回家,完全是一个姨娘的派头,大车好几辆,跟随的男女仆人就有9个人,赏钱给了很多,级别都超过了生了探春和贾环的赵姨娘。

多么辉煌,多么体面,袭人终于算熬出头了。

袭人做定了妾,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要考虑,就是妻妾的关系。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妻妾有别,一个妾如果遇到一个不好的正房妻子,也就是大太太,是要大大吃苦的。

于是,袭人之后就开始做这方面的准备,探听这方面的虚实。

当时宝玉的妻子无非也就是两个人,黛玉和宝钗。

对于宝钗来说,袭人倒是不用担心。因为宝钗向来对人很好,识大体,懂大道理,容易相处,不仗势欺人。如果她成为宝玉的妻子,袭人就有福了。

黛玉为人则是孤僻,不拿正眼看人,对人也不热情,爱使小性子。虽然黛玉对袭人一向还不错,但本性难移,如果他成了大太太,袭人会有罪受的。

不过,袭人作为宝玉的贴身丫头,自然知道宝玉心里最爱的就是黛玉,对宝钗的感情是远不及前者的。

袭人在贾琏的妾尤二姐被王熙凤逼死以后,也深感兔死狐悲的道理,开始去探黛玉的口风,于是有了以下的记载。

黛玉正在那里看书,见是袭人,欠身让坐。袭人道:“你还提香菱呢!这才苦呢!撞着这位‘太岁奶奶’,难为他怎么过!”把手伸着两个指头,道:“说起来,比他还利害,连外头的脸面都不顾了。”黛玉接着道:“他也够受了。尤二姑娘怎么死了!”袭人道:“可不是。想来都是一个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样毒?外面名声也不好听。”黛玉从不闻袭人背地里说人,今听此话有因,心里一动,便说道:“这也难说。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袭人

道:“做了旁边人,心里先怯,那里倒敢欺负人呢?”

黛玉的东风压倒西风说,也就是告诉袭人妻妾有别,妾绝不可能占妻的上风。这让袭人寒了心,她由此判断出黛玉的基本立场,开始其他的准备。

听说宝玉要提亲以后,袭人忙去看看到底会是谁,忙不迭的跑去看。

却说袭人听了宝玉方才的话,也明知是给宝玉提亲的事,因恐宝玉每有痴想,这一提起,不知又招出他多少呆话来,所以故作不知。自己心上,却也是头一件关切的事。夜间躺着,想了个主意:不如去见见紫鹃,看他有什么动静,自然就知道了。

结果在知道王夫人和贾母选择的是宝钗以后,袭人虽然高兴,但是也怕出事。

她知道宝玉一心在黛玉身上,她曾经无疑中听过宝玉对黛玉的真情表白。她也知道宝玉为了黛玉病了多少回,有了多少事。

如果结婚的时候宝玉发现娶得不是黛玉,还不知道闹出多大事情来。如果黛玉由此死了,宝玉很有可能活不成。

如果宝玉出现意外,袭人这么多年也就前功尽弃了。

袭人跑到王夫人和贾母那边,把他所知道所有宝玉和待遇的秘密全部说了出来。不是为了黛玉说话,而是希望找个办法,让宝玉娶了宝钗以后,不至于出现意外。

结果,王夫人和贾母知道袭人说的话以后,大为震惊,果真修改了策略。她们用王熙凤提供的计策,移花接木的让宝玉成亲,变相逼死了黛玉。

在整个掉包中,袭人全部参与,而且她显然很高兴,笑了很多次。

宝玉定了一回神,见贾母王夫人坐在那边,便轻轻的叫袭人道:“我是在那里呢?这不是做梦么?”袭人道:“你今日好日子,什么梦不梦的混说!老爷可在外头呢。”宝玉悄悄的拿手指着道:“坐在那里的这一位美人儿是谁?”袭人握了自己的嘴,笑的说不出话来,半日才说道:“那是新娶的二奶奶。”众人也都回过头去忍不住的笑。宝玉又道:“好糊涂!你说‘二奶奶’,到底是谁?”袭人道:“宝姑娘。”宝玉道:“林姑娘呢?”袭人道:“老爷作主娶的是宝姑娘,怎么混说起林姑娘来?”

由此,袭人似乎获得了之前全部想要的东西,非常的完美。

但是,事事无常,所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袭人和黛玉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袭人对诗书礼乐完全不懂,只是略识几个字。黛玉之死,袭人也有一定牵连关系,也算如了她的心愿。

5.变节

在袭人控制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贾府被皇帝下令炒家罢官,一败涂地。

几个老爷被下狱,家庭接近破产,贾母也去世,大富大贵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袭人向往的生活,彻底破灭了。

更重要的是宝玉居然离家出走,扔下了家根本不管。

此时袭人的位置就非常尴尬了,她没有和宝玉成亲,按道理只是一个丫头,不可能以妾的身份留在贾府。

要知道,王夫人大儿子贾珠死了以后,王夫人把他的妾全部清理出了荣国府。况且袭人还不是真正的妾,当家人贾政根本不知道这回事,王夫人也不敢跟贾政说的(这是她私下做的事情)。

袭人面临两种情况,一个就是放弃妾的身份,由此留下服侍薛宝钗一辈子,甘心受苦受穷,守活寡。另外一个,就是出贾府嫁人。

从根本上来说,只要袭人拼死想留在宝钗身边,还是可以的。因为宝钗已经怀孕,需要人照顾,而且虽然家败,比普通平民价也要好点,还是需要仆人的。比袭人老实多的麝月,就留下来,一直在破败的家里服侍宝钗,任劳任怨。

但如此的化,袭人就又跌回到丫鬟的地位,不但没有地位,还要受穷,此生绝对不可能翻身。

要么就是嫁出去,王夫人承诺给他嫁个好人家(王夫人不知道袭人跟贾宝玉已经有了性关系,不然是不会放袭人走的,袭人居然也就没说),就算再惨,也比在破落的贾府做低等丫头要好。

从根本上来说,袭人跟宝玉已经算是夫妻,按照当时观点一日夫妻终生夫妻,怎么能够背叛宝玉再去嫁人?如果王夫人知道袭人和宝玉有夫妻之实,是不可能再让其嫁给别人的。

但袭人显然没有拼死拒绝,她听从王夫人和他哥哥的话,嫁到了蒋玉菡家。

蒋玉菡是什么人?是一个戏子。戏子在当时本来就不是好人干的活,而蒋玉菡能够周旋于北静王和忠顺王府之间,北静王送他内衣腰带,忠顺王找不到他以后,居然派出长吏上贾府门问罪,可以看出一二。

之后忠顺王找到蒋玉菡以后,居然也没有惩罚他,再加上蒋玉菡明显的同性恋倾向。

他是什么人,大家都可以看出来。不过是一个周旋于权贵之间的男宠罢了,人品和行为都是非常低下。

袭人为什么也不介意蒋玉菡的所作所为?理由在下面。。

岂知过了门,见那蒋家办事,极其认真,全都按着正配的规矩。一进了门,丫头仆妇,都称“奶奶”。蒋玉菡也不介意袭人不是处女,有跟过宝玉的事实。

袭人由此也就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奶奶,不再是小妾了。

她变相的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估计也就如此度过了一生。

她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完全为了自己,所以宝玉在最后对她也看的很清楚。

只听宝玉对莺儿说道:“傻丫头,我告诉你罢。你宝钗姑娘既是有造化的,你跟着他,自然也是有造化的了。你袭人姐姐是靠不住的。只要往后你尽心伏侍他就是了,日后或有好处,也不枉你跟着他熬了一场。”

原来袭人模糊听见说宝玉若不回来,便要打发屋里的人都出去,一急越发不好了。到大夫瞧后,秋纹给他煎药,他各自一人躺着,神魂未定。好像宝玉在他面前,恍惚又像是见个和尚,手里拿着一本册子揭着看,还说道:“你不是我的人,日后自然有人家儿的。”

只可惜她的一番心思,为她这番心思而死掉了几条人命。

—————–人都是复杂的,袭人也是这样,简单的用好或者坏根本无法形容她。其实,要了解一个女人,实在是太难了。

6.总结

袭人自然也有自己的好,她对宝玉总体还是不错的,照顾的非常细致,任何男人都希望身边有个这样的人。

袭人还有一些中国妇女传统的特点,能忍,能吃苦。

一次宝玉在园中遭遇大雨,回到家里,众丫头在玩闹没人开门。

宝玉被大雨一顿好淋,气得要命,也没管谁,对开门人就是一脚。

结果踹的居然就是袭人,这一脚踢得很重。

袭人从来不曾受过一句大话儿的,今忽见宝玉生气踢了他一下子,又当着许多人,又是羞又是气又是疼,真一时置身无地。待要怎么样,料着宝玉未必是安心踢他,少不得忍着说道:“没有踢着,还不换衣裳去呢!”

  说着,那雨已住了,宝官玉官也早去了。袭人只觉肋下疼的心里发闹,晚饭也不曾吃。到晚间脱了衣服,只见肋上青了碗大的一块,自己倒唬了一跳,又不好声张。一时睡下,梦中作痛,由不得“嗳哟”之声从睡中哼出。宝玉虽说不是安心,因见袭人懒懒的,心里也不安稳。半夜里听见袭人“嗳哟”,便知踢重了,自己下床来,悄悄的秉灯来照。刚到床前,只见袭人嗽了两声,吐出一口痰来,嗳哟一声,睁眼见了宝玉,倒唬了一跳,道:“作什么?”宝玉道:“你梦里‘嗳哟’,必是踢重了。我瞧瞧。”袭人道:“我头上发晕,嗓子里又腥又甜,你倒照一照地下罢。”宝玉听说,果然持灯向地下一照,只见一口鲜血在地。宝玉慌了,只说:“了不得了!”袭人见了,也就心冷了半截。

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的滴下泪来。宝玉见他哭了,也不觉心酸起来,因问道:“你心里觉着怎么样?”袭人勉强笑道:“好好儿的,觉怎么样呢!”宝玉的意思

即刻便要叫人烫黄酒,要山羊血峒丸来。袭人拉着他的手,笑道:“你这一闹不大紧,闹起多少人来,倒抱怨我轻狂。分明人不知道,倒闹的人知道了,你也不好,我也不好。正经明儿你打发小子问问王大夫去,弄点子药吃吃就好了。人不知鬼不觉的,不好吗?”宝玉听了有理,也只得罢了,向案上斟了茶来给袭人漱口。袭人知宝玉心内也不安,待要不叫他伏侍,他又必不依,况且定要惊动别人,不如且由他去罢。因此倚在榻上,由宝玉去伏侍。

被宝玉打到吐血,她一样能忍,还能顾全大局的不把事情闹大,维护主子的名声,真很了不起,又有几个mm能做到?

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杖,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儿!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厮样儿的躺在炕上,见了我也不理一理儿。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只听你的话。你不过是几两银子买了来的小丫头子罢咧,这屋里你就作起耗来了!好不好的,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人不哄!”

袭人先只道李嬷嬷不过因他躺着生气,少不得分辩说:“病了,才出汗,蒙着头,原没看见你老人家。”后来听见他说“哄宝玉”,又说“配小子”,由不得又羞又委屈,禁不住哭起来了。宝玉虽听了这些话,也不好怎样,少不得替他分辩,说“病了,吃药”,又说:“你不信,只问别的丫头。”李嬷嬷听了这话,越发气起来了,说道:“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还认得我了呢?叫我问谁去?谁不帮着你呢?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我都知道那些事!我只和你到老太太、太太跟前去讲讲: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扔在一边儿,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一面说,一面哭。彼时黛玉宝钗等也过来劝道:“妈妈,你老人家担待他们些就完了。”李嬷嬷见他二人来了,便诉委屈,将当日吃茶,茜雪出去,和昨日酥酪等事,唠唠叨叨说个不了。

宝玉点头叹道:“这又不知是那里的帐,只拣软的欺负!又不知是那个姑娘得罪了,上在他帐上了。”一句未完,晴雯在旁说道:“谁又没疯了,得罪他做什么?既得罪了他,就有本事承任,犯不着带累别人!”袭人一面哭,一面拉着宝玉道:“为我得罪了一个老奶奶,你这会子又为我得罪这些人,这还不够我受的,还只是拉扯人!”

其实李奶奶在贾府一辈子,虽然老了,眼光还是有的。她很简单看出袭人和宝玉关系不正常,袭人妆狐媚子哄宝玉。

为什么袭人被李奶奶这样大骂了,还是忍。除了袭人的性格确实不擅长这样吵闹以外,根据贾府的规矩,李奶奶是宝玉的奶妈,地位比袭人高多了,连贾母都尊重。袭人现在的身份如果跟李奶奶大吵大闹了,就会彻底毁掉她的贤惠名声。

——————和宝钗的世故不同,袭人的世故主要是对自己,为自己获得资本。而宝钗世故多是天性如此,也没有害过一个人。

这也够不容易的啦,也算受了不少的罪。

客观说一句,袭人这么多年也非常幸苦,她是一个标准从小人物往上爬的例子。

不过爬虽然爬,害别人总是不对的,更不要说还有几条人命了。

作为女人,如果你真是一个心肠歹毒的人,你不妨这么去做。如果你的内心还比较善良,有人性,老萨劝你还是不要这样做,因为就算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你也不会得到内心的平静与真正的幸福。

总之,老萨说:做女人,不能做花袭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7066595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4-29 05:52
下一篇 2022-04-29 05:5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