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问题有意思竖心旁和什么有关。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这位老师,从哪里查到“禹”的偏旁是“忄”呢?归属“忄”的偏旁应该不准确。偏旁不对,讨论后面查几画也就没意义了。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从“今”往“古”说。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先说“今”。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都把“禹”的偏旁归为“丿”。可以去查一下,在八画里能找到这个字。

现在,大陆的汉语字典和词典,一般都按189部分列部首。遇到一下子搞不清属于哪个部首检字的情况,不妨看看这个字的第一笔,横竖撇点,然后去查,基本就能解决。

在部首检字表之后,有一个“难检字笔画索引”。若是部首不好判断,按第一笔去查还查不到,就可以通过这个索引去查,也基本可以查到了。比如“禹”,在索引九画里能查到。

按部首查,要减去部首的笔画后计算笔画。在“难检字笔画索引”里查,就按全部笔画查。有时候,到底多少笔画也拿不准,可扩大检索范围,采取加1或减1笔画的办法,大约就查到了。

再说“古”。

“禹”字,在殷商时期就有了。不过不是在甲骨文中,而是在当时的金文中,写如以下:

周代金文中亦有此字,写如下:

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中的秦篆和小篆写如以下:

许慎具体解释这个字是:“虫也。从禸象形”。就是说,“禸(róu)”是“禹”的形旁,“禹”归于“禸”部。

“禸”,许慎的解释是:“兽足蹂地也。象形九声”。其实“禸”就是“蹂”的异体写法。

“禹”字古代的部首归于“禸”。一直到康熙字典,都是如此。

到了后来,“禸”字不用了,“蹂”取而代之。再后来“揉”又取而代之。说“揉搓”,谁还管是用脚还是用手呢?“禸”这个部首也就没了,查起来反而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禹”的造字之初,应该是从“禸”而来的。这大约与原始时期的图腾崇拜有关。但“禹”确实是商代的“王号”。对于许慎只讲“虫也”,清代段玉裁包括前人都颇有微词。鲁迅曾在他的文章中调侃这件事,说“大禹是条虫”。咱们不必管这些是是非非,知道其含义就是了。

看到在某搜索里,有把“禹”的偏旁说成是“忄”的,还把“禸”也归入“忄”旁之属。依据什么不知道,或许只是某种特殊输入法自的划排吧?

可能还是要以新华字典等权威工具书为准。

(图片选自网络)

(小篆“胜”)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现代汉字,虽然仍然带有古汉字之字形上的特征,但总体上已经成为总括“形音义”的“符号”。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所以,问某个现代汉字为何以什么为“部首”——请注意,是说“部首”而非“偏旁”,其实没有很重要的意义。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现代汉字的“部首”,具有检索功能。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比如“月”这个部首,在字典、词典等工具书中,都可以直接开查。“部首”也是“偏旁”,但“偏旁”不等于“部首”。合体字的任一部分都可以叫“偏旁”。不是“部首”的“偏旁”,不具有检索功能。

竖心旁和什么有关,“禹”的部首为什么是竖心旁?

(籀文“胜”与隶书“胜”)

回到本题目所问的“胜”字,其部首“月”,就只有检索意义了,别无他意,不必想太多。

第一,从中国的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直到1716年编成的《康熙字典》,“胜”,繁体为“勝”,都归在“力”部,而非“月”部。

第二,“月”部,指月亮之“月”。另外,“肉”部中很多字,偏旁亦写为“月”,俗称“肉月”,这是隶变之后书写简化的结果。

第三,《康熙字典》把“勝”的偏旁变化过程说得很清楚了。其曰:勝,“《说文》:从力朕声。本从舟,省作月。”这是说,“勝”是形声字,部首为“力”,原来的偏旁是“舟”,后来省略为“月”了。小篆的“勝”,就是下面“力”,上面“朕”。“朕”,原来为“舟”部,而非后来的“月”。“服”字亦是。

第四,《说文》解释了“勝”之本义。曰:“勝,任也。”段玉裁《注》云:“任者,保也。保者,当也。凡能举之、能克之,皆曰勝。本无二义二音,而俗强分平去。”他说,“勝”原来只有本义,也只有“平声”一个读音,后来约定俗成才又有了一个“去声”。即如现在的读法。这与“不禁”和“禁止”的读音变化相同。

第五,亦如段玉裁所云,“勝”后来也有了引申之义。《诗.小雅.正月》:“既克有定,靡人弗勝。”“勝”,平声,“任”“堪”之义。《史记.魏世家》:“百战百勝”,“勝”,去声,“克之”,“胜负之对”义。“勝”,还假借用于“首饰”之称,如“戴勝”“花勝”“人勝”等,应是以“举之”之义而来。

“胜”字,就是这些。

(小篆“性”)

“性”,就比较简单了。

《说文》,将“性”归于“心”部。曰:“性,人之昜气性。善者也。”

“昜”,是“阳”之本字,如“侌”为“阴”本字。后“陽”“陰”行而“昜”“侌”弃。

段玉裁说:“《论语》曰:性相近也。《孟子》曰: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董仲舒曰:性者,生之质也。质朴之谓性。”

这是注释许慎如此解读“性”字本义的原因。

简单地说,“性”,就是人天生成长起来的善良本质。

(隶书“性”)

南宋理学家陈淳曰:“性字从生、从心,是人生来具是理于心,方名曰性。”这也是一说,但与前大同小异。

在古汉中,包括唐以前的古汉语和唐宋之后的中古汉语,“性”字,大约有如下含义——

第一,人之本性。第二,事物之本质。第三,生命,即性命。第四,秉性,即性情、性格。

“性别”之“性”,是近现代汉语新增的含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7066595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5-11 04:01
下一篇 2022-05-11 04: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