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之神医弃妃,毒宠神医丑妃结局是什么?

  自从少主墨宣死在白玉珠的怀里之后,凝华一直守在少主墨宣的冰棺前寸步不离,墨宣是他的主子,同时,白玉珠也是他的主子,少主死了,但大小姐并没有,故此,他暂且不能离开,就算离开他也会带着少主的尸体离开大云,所以,在离不开的情况下他只能耐心等待大小姐的苏醒,这天,得到大小姐的宣召,他便什么都反应都没有去了面见大小姐。
      苏醒后的白玉珠不在像从前那般用婉转甚至是婆妈的言语,她每句话都说的很直白,直白到有什么说什么,她没有丝毫隐瞒的让凝华带着信去让夜郎国大军退回夜郎,然后公告天下这封信上的内容。    信上的内容属实,更是墨宣亲笔书写,字迹可以让全天下的人去查,故此,当凝华看到信上内容和字迹的时候,凝华没有吭声一句,少主死了,再说什么也无意,这争权夺利,杀兄弑父,人心险恶看的太多了便一切都看淡了。
      白玉珠再三交代凝华定不能有半点岔子,而当她看到自己满头白发的时候,她只是一怔,一下子红了眼眶,然后陷入了沉寂……    这期间,风夜寒寸步不离的守在白玉珠身边,什么国事什么权势他都不要,他只想要白玉珠一人,她就是他的天他的地,他的一切,他无数次在心里祈求玉珠平安无事……    墨宣的尸首一直被放在大云皇宫冰窖的冰棺里,登基为帝只有三个月,他便离世,并且还留下退位诏书将皇位传给大云皇后白玉珠,对于这样的结局让整个天下都为之震惊。
      才登基为帝几月的夜郎国皇帝就这样驾崩了,毕竟墨宣的皇位是杀兄弑父才得到的帝位,就这样几个月驾崩完全让天下人不胜唏嘘。    更让天下人津津乐道的是大云的皇后,而今已经成为夜郎国女帝的白玉珠,这事情转折的让天下人都非常好奇白玉珠是如何做到不费一兵一卒成为夜郎国女帝的,天下人都好奇的事情白玉珠自然听在耳中也从来不解释任何。
      这一天,她带着玉夫人和紫儿来到了太上皇风元所居住的宫殿,正好甄太后也在,她没有行礼直接坐了下来,让殿内伺候的所有人都离开,她只留了玉夫人一人在自己的身边。    甄太后虽然对白玉珠很来气,但是自从白玉珠为后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其实她还是很满意的,除掉了白清日后再也不用担心白清手中的兵权,除掉了萧王再也不怕萧王暗地里的阴险手段,杀掉了所有官员虽然非常残忍,但是她白玉珠将事情处理的滴水不漏,将所有官员的罪状一条条的列了出来贴在了京城的告示上,让百姓们知道一切真相。
      这样的做法她非常的满意,也对白玉珠的怨恨稍微改观了一些,但是看到冷傲的出现她还是心里颇为气愤,这冰冻非一日之寒,她对白玉珠消气还早着。    “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吧。”风元温和的看着一头白发的白玉珠问道。    “全部处理完了,夜郎的权利交接下个月就全部完成。
  ”白玉珠面无表情的看向风元,然后沉声道:“父皇帝皇之神医弃妃、母后,今个儿臣来是有些话要告诉父皇和母后。”    “有话你就说,摆着一张脸给谁看。”甄太后冷眼看着白玉珠。    “梅花夫人死了。”白玉珠压根看都不看甄皇后一眼,她直视着父皇风元,“死在了战场上,父皇该知道儿臣用了玲珑令召集了武林中人,所以她也在,她死在了。
  ”    此时,风元瞬间震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玉珠,他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    甄太后刚伸手端起茶杯,在听到白玉珠这句话的时候,“啪”的一声手中茶杯脱落摔碎在地上,她看着白玉珠道:“梅花夫人死了……”    “梅花夫人死了。”白玉珠各看了甄太后和风元一眼,而后她的视线落在了甄太后的身上,她沉声道:“母后你是知道风夜寒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不过这么多年你将风夜寒当做亲生儿子疼,着实不易,但是,眼下这样的情况,我不得不让母后和父皇永远不说话,只有这样风夜寒的身世才不会被任何人知道,因为知道风夜寒身世的除了我,所有人都死了。
  ”    风夜寒并不是甄太后的亲生儿子,而是风元和梅花夫人的儿子,当年风元还年轻的时候出宫处理事情遇上了洒脱美丽的梅花夫人,两人互相看上了眼就在一起。而后,梅花夫人怀孕了,那时候风元已被先帝册封太子,被逼着回宫协助先帝处理国事。    梅花夫人是江湖中人,自由惯了,不喜欢过宫廷生活自动离开了风元,然后将还在襁褓之中的风夜寒交给了风元。
  而风元的太子妃甄氏为人柔顺,风轻云淡的女人,她喜欢风元,但他们是皇室和朝臣的政治联姻,风元一心只有梅花夫人,并不喜欢她,虽有宠幸却一直不曾有孕,最后为了风夜寒,他告诉了甄氏真相。    那时候的甄太后一心只爱风元一人,她为了得不到风元的爱所痛心不已,可她同时是性子坚韧的,身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她必须要容忍一切,她便主动找到风元用假孕来骗人。
      太子妃甄氏假装怀孕瞒了天下,瞒了整个大云,除了太后和先帝、风元、梅花夫人、老夫人他们再无旁人知晓,十月怀胎之后假意产子,才让风夜寒的身份光明正大,也没有任何人会怀疑风夜寒不是太子妃所生。    先帝驾崩,风元登基为帝,太子妃甄氏自然成为皇后,她对风元和梅花夫人的过往一清二楚,她甚至还看到过梅花夫人一面,只是她们不过是各自的路人,至今梅花夫人也不知道甄皇后见过她。
      最后,是甄皇后亲自选了一位容貌和梅花夫人相似的李淑仪伺候风元,李淑仪受尽风元万千宠爱,冠宠六宫这么多年都是因为有着一张和梅花夫人相似的脸,她很清楚,所以她从来不嫉妒,所幸李淑仪并没有持宠而娇,她也很满意。    得不到风元的爱,甄皇后在后宫是孤独的,她就把所有感情都投给了风夜寒。
  她非常疼爱风夜寒,视为己出,就连疼爱风夜寒的风元都没有她宠溺风夜寒。风元对风夜寒的爱出自与梅花夫人,她对风夜寒的母爱出自她的真心,一国皇后诞下的皇子自然会仗着母后成为太子,她去找风元讨要来了太子圣旨,并且他们自小就培养了他要继承大统,幸好风夜寒也争气,没有让他们失望。
      这一切的一切她是从梅花夫人和老夫人口中得知的,所以她对甄太后、风元、梅花夫人之间错杂的关系知根知底,这也是她只要自己威胁甄太后,甄太后就拿自己没有半点法子的原因,甄太后是绝对不想让自己的亲生皇儿得知她自己不是他的亲生母后,故此一直忍着。
      一个女人的一生有多长?不过是区区数载,甄皇后的一生都献给了风夜寒,白玉珠很清楚,然而,她不得不对甄太后和风元下杀手,因为,她不下手,死的将会是自己,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有半点失败,她输的太多了,失去了太多了,她太害怕了。    “你难道还想杀了我们不成!”甄太后顿时厉声喝道白玉珠。
      白玉珠看向风元,她眼中不带丝毫情绪的言道:“都到了而今,其他废话我不想多说,我知道你是想杀了我的,你是想等大局定下来直接杀了我,因为我是风夜寒的克星,你也知道我是风夜寒所驾驭不了的,故此,你会杀了我,只因你不会让风夜寒有致命的软肋。”    风元身形一震,眼前的白玉珠还是从前的白玉珠吗?    “不用震惊我为何会看穿你,我失去的太多,太害怕了,所以我每天无时不刻的在思考,只是我怎么思考都没想到父皇你会对我动杀心,然而,你暗中派人的事情被我察觉,那么我不得不送父皇离开。
  ”白玉珠冷眼看着面前的风元,沉声道:“现在整个皇宫都是我的眼线,没有什么是能够瞒得住我的父皇,玉夫人。”    玉夫人面无表情的上前,手中拿着两颗黑色药丸,她上前快速点了甄太后和风元的穴道,让他们动弹不得,她将药让他们服下之后她看向玉珠道:“我现在沦落成为你的帮凶了。
  ”    “那你愿意看我死吗?”白玉珠看向玉夫人反问道。    “自然不愿意。”玉夫人立刻脱口而出,而后又道:“这要是被风夜寒知道……”    “他不会知道的。”白玉珠肯定看着玉夫人,“这药发作需要五个时辰,五个时辰足够洗清我的嫌疑。”    “哎……”玉夫人轻叹一声,她看着冷酷无情的白玉珠道:‘你杀的人太多了。
  ”    “不杀人我怎么可能会活。”白玉珠下刻起身转身背对着风元和甄太后,“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对待风夜寒的,我已经想好了要和他共度此生,所以我不会危害他,皇权我并不稀罕,之后我会将所有权利都还给他,你们安息吧。”    说完,离开,殿外守着的奴才都是白玉珠的人,风元的贴身赵公公还有甄太后的若言已经被她派人直接杀了,一切都很平静,一切都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白玉珠从风元处离开之后,来到了云照宫,云照宫内夜凌一袭白衣似雪,她站在他面前道:“我已经找到了解蛊的办法。”    面纱下的夜凌顿时浑身一震,他从没有想过到她会找到天地蛊解蛊的办法,他立刻问道:“什么办法?”    “你明天回西域吧,天地蛊等我取出来之后我会派凝华给你送去。
  ”白玉珠冷眼看着夜凌,说完话转身就要走。    “玉珠……”夜凌立刻出声唤道,脚下的步子也追了上去,可下一刻玉夫人去拦住了他。    “都说了取出天地蛊会派人送去,你就乖乖回西域吧,有些事情说开了对你们都不好,玉珠也是给你留了面子,你知足吧。
  ”拦着夜凌的玉夫人沉声对夜凌说道。    “你……”夜凌看了一眼玉夫人便是带着怒意。    “西域夜家乃是掌控西域蛊毒的名门世家,你不要丢了你们夜家的颜面,更甚,你身为夜家长子就更不能丢人。”玉夫人冷声对夜凌说道,她一个转头看到白玉珠已经没了身影,她冷声道:“念在我和你爹交情的份上我告诉你,玉珠不是你所能窥视的对象,她也不喜欢你,你死心吧,情爱这种事用心计强迫得到的根本毫无意义。
  ”    夜凌瞬间浑身一僵,他怔在原地耳边都是玉夫人的这些话……    “墨宣都死了,他对玉珠的爱比你更多,玉珠亲手杀了他,你认为就你,她不会杀了你吗?傻孩子,回西域吧,天地蛊取出之后自会送去,你不用担心。”玉夫人察觉到夜凌散发的苦涩,她不由轻声安抚道。
      夜凌怔在了原地,玉夫人看了看夜凌之后,转身离开。    因为失去的太多,对于还留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白玉珠所珍惜之人,太上皇和甄太后驾崩之后,风夜寒伤心了很久,这期间换白玉珠陪在他身边很久。    太上皇和甄太后驾崩,太上皇的后妃全部被白玉珠送到了甘愿寺,那是皇家妃嫔在帝后死后若是活着必须要呆的尼姑庵,一生伴在青灯之下到终老。
      而东宫几位侧妃除了安阳公主之外,其他后妃在白玉珠铲除朝中大臣的时候一并给杀掉了,无论她们曾经抱着如何想得到皇宠,得到权势的希望进入皇宫,量他们机关算尽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当战乱开始起,拓跋寒眼看大势已去早已返回楼兰,而白玉珠用安阳公主犯妇德七出之罪顾念是楼兰公主给遣送回楼兰。
      大势已去,安阳公主绝对不会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虽然白玉珠用妇德毁了她的声誉,可只要活着就好,今次而已,至少她在众多人之中还能活着也算是赢了。    夜凌在那天白玉珠来找过之后,再也没有说些什么只身的离开了大云,返回西域的途中,他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脸上带着木制面具,面具下生着一张足够倾倒世间任何人的脸,然而,他多么的希望她摘下自己的面具,可是她没有……    白玉珠,你看我忍耐着一切机关算尽,只想渔翁得利得到你,然而,就算算计了所有却留不住你。
  现在我才明白,为何你从不愿摘下我的面具,因为你对我没有丝毫兴趣,想必日后相逢,你也认不出未带面具的我吧……    大云八十九年,大云皇帝和夜郎国女帝再次大婚,大赦天下,举国欢庆一月。后,夜郎和大云合并改国号为辰国。    辰时,乃是太阳初升的时候,代表了天地万物归一,再无从前恩怨,一切从新来过。
      辰国初年,辰国又一次举行了大婚,新帝风夜寒迎娶皇后白玉珠,举国欢庆三月,后,辰国皇帝清空六宫,颁布有生之年永不纳妃,此生只拥有辰国皇后一人,天下人为之震惊。    同时,册封玉夫人为辰国国夫人,兆氏兄弟分别位列丞相和大将军之职,赏罚分明,着实让世人又一次震惊。
      初年,辰国皇后诞下皇长子,玉夫人用皇长子的心脉之血再加五形水炼制出解药解了帝后身体之中的蛊毒,后取出天地蛊由凝华送往西域。    辰国三年,平息战乱之后的辰国休养生息,帝后勤政爱民,恩爱两相宜,联手开创盛世,史称“辰国盛世”。    辰国五年,辰王风听云迎娶王妃,听说那王妃的容貌颇像当今辰国皇后,为世人津津乐道。
      辰国八年,辰国皇后诞下皇长女。    辰国二十三年,辰国皇帝传位与唯一皇子,辰国皇帝与皇后离宫游历天下。    辰国六十七年,辰国太上皇和太后同时离世,同椁葬入朝炎皇陵。    辰国八十七年,辰国太上皇和辰国太后金身像坐立在辰国皇宫最高的祭天礼台上,目望整个京都。
      辰国皇帝风夜寒和辰国皇后白玉珠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特别是皇后白玉珠,当年帝后大婚颁布改新国,着实让原先的夜郎国和大云百姓震撼不已,却在往后倒是决口称赞这一举动,如此避免了两国的分歧,统一乃是最好的抉择。    皇后白玉珠杀尽了所有人,让世人为之心惊胆战,认为是暴戾皇后会危害天下,故此天下人颇有侮辱,反倒怒斥皇帝风夜寒软弱,然而,二人从不在乎天下人的羞辱言谈,帝后二人鹣鲽情深,辰国皇帝一生只有辰国皇后白玉珠一人,他们兴商贸,重农工,修水利,开办学堂联手缔造了辰国盛世。
  百年后,他们的肉身早已化为尘土,但是在流不尽的岁月中,人们依然能够看到他们相携而立的身影在那至高之处,江山美如画,你我携手看江山如画……。

帝皇之神医弃妃,毒宠神医丑妃结局是什么?

绾嫁给了夜叶;瑶华公主在嫁给东陵子淳后被其虐死,清王陪着太子;云潇和王七也在江南管理医学院,她失去了生育能力,也算变相监禁了;安平嫁给北陵凤谦;太子成了江南王,他们很相爱,在帮南陵锦凡找凤轻尘救命的时候被凤轻尘扔给了九皇叔,在番外中,和秦宝儿失踪了,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不过在两国闹崩后被接回东陵在玄医谷与其亲哥哥七皇子在玄医谷度过一生,因为在夜城破了以后他们被监禁之后苏绾又背叛夜叶找南陵锦凡,在出卖南陵锦凡后又被扔给了夜叶,结局不怎么好,安平嫁给了玄医谷谷主的一个徒弟;步惊云为了亲宝儿出卖了九皇叔间接害死了苏文清

帝皇之神医弃妃,毒宠神医丑妃结局是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7066595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6-29 11:43
下一篇 2022-06-29 11:5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