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教头,若洪教头挑战武松,结果会怎样?

武松武力估计不敌洪教头洪教头,有证据。

洪教头在柴进庄上飞扬跋扈,而且特别喜欢挑战欺压其他去柴进庄上的江湖好汉,柴进也说洪教头没有对手,

而武松的脾气也说是不高兴就要打庄客。

那么洪教头如果遇到武松, 按书中所写只有二种可能, 一种武松被打败了,

第二种武松不敢招惹洪教头,让他嚣张。

当然也可能是时间不对, 武松没有遇到洪教头, 那么武松有没有遇到洪教头?

其实书中有写这些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的

书中写的很明白, 林冲六月多押送出发, 然后一段时间以后到野猪林, 再过一段时间走到柴进庄上。

加起来估计一个多月, 也就是大约八月前后几天。

这个时候北方天气已经转凉, 所以柴进说过几天他会送冬衣给林冲。

书中写林冲到草场已经,不久就送来了冬衣,然后没几天大雪纷纷了, 这个时候大约应该是十月多到11月。

然后草场被烧去投奔梁山, 到梁山以后,被逼和杨志交战。

杨志不留,然后杀牛二,被发配到大名府时候是二月初九〈书中有具体日子〉

然后杨志比武获胜, 是二月中。

再然后一段时间以后 压送生辰纲〈蔡京生日是 六月十五〉

也就是劫生辰纲是快到六月的时候。

然后晁盖上山,第一笔生意以后, 就去送宋江金条, 宋江出事, 跑到柴进庄上遇到武松。〈武松打虎是十月初〉

这些事情都是连贯的, 作者也说了具体日期。

所以说林冲去柴进庄上就是去年八月左右的事情, 而武松自己说已经在柴进庄上一年多了。。

上面说的时间,都是原著写的时间, 而且时间和事情发生, 都是连贯的。。

看下面。。。 书中时间。

第二日天明起来,打火吃了饭食,投沧州路上来。

时遇六月天气,炎暑正热。

林冲初吃棒时,倒也无事;次后两三日间,天道盛热,棒疮却发;又是个新吃棒的

人,路上一步挨一步,走不动。

薛霸道:“好不晓事!此去沧州二千里有馀的路,你这般样走,几时得到!”

林冲依旧带上枷,辞了柴进便行。

柴进送出庄门作别,分付道:“待几日,小可自使人送冬衣来与头。”

连忙去禀了管营,就将枷也开了。

林冲自此在天王堂内安排宿食处,每日只是烧香扫地。

不觉光阴早过了四五十日。

那管营,差拨,得了贿赂,日久情熟,繇他自在,亦不来拘管他。

柴大官人来送冬衣并人事与他,那满营内囚徒亦得林冲救济。

卑不絮烦;时遇隆冬将近,忽一日,林冲——己牌时分——偶出营前闲走。

。。。。

也就是说 林冲到草场二个月不到,已经冬天了,

所以说林冲到柴进庄上的时候,已经进入秋天了,天气转凉,柴进才说要送冬衣。

然后草场被烧,林冲上梁山, 然后被逼战杨志。

那留守唤作梁中书,讳世杰;他是东京当朝太师蔡京的女婿。

当日是二月初九日。

留守升厅。

两个公人解杨志到留守司厅前,呈上开封府公文。

梁中书看了。

原在东京时也曾认得杨志。

〈 这个时候是第二年的 二月初〉

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虽是晴明得好,只是酷热难行。

这一行人要取六月十五日生辰,只得路上行。

〈生辰纲时间是接近六月的时候〉

然后就是晁盖上山, 第一次生意以后, 去给宋江送金条。

宋江因为金条出事,逃到了柴进庄上, 遇到武松, 这个时候大约是九月 九月初。

因为书中写, 武松陪了宋江十几天以后, 然后上路好几天, 最井冈山打龙老虎, 打老虎的时间是十月初。

武松正走,看看酒涌上来,便把毡笠儿掀在脊梁上,将哨棒绾在肋下,一步步上那冈子 来;回头看这日色时,渐渐地坠下去了。此时正是十月间天气,日短夜长,容易得晚。武松 自言自说道:“那得甚麽大虫!人自怕了,不敢上山。”

。。。。。

结论就是 林冲是第一年的 八月左右在柴进庄上打败洪教头。

武松在第二年的九月初遇到宋江, 并且说在柴进庄上已经一年多了。

所以说抛开武松伤病不说,武松不敌洪教头。

水浒里的洪教头能打赢鲁智深么?

洪教头在《水浒传》中就出场了那么一次,却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之所以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不是因为他的能耐有多么大,而是恰恰相反。洪教头能耐卑微却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其井底之蛙的做派沦为笑柄,正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才是他留给人们深刻印象的原因。

洪教头,若洪教头挑战武松,结果会怎样?

洪教头就是《水浒传》中的反面教材,不自量力,自高自大,仗着自己柴进府上枪棒教师的身份对虎落平阳的林冲大为不敬甚至冷嘲热讽。在小旋风柴进极为尊重礼遇林冲的情况下洪教头偏偏跟柴进背道而驰,这充分说明了洪教头情商太过堪忧。

洪教头,若洪教头挑战武松,结果会怎样?

洪教头,若洪教头挑战武松,结果会怎样?

洪教头完全忘记了自己只不过是柴进府上打工的,柴进才是主人。如此跟柴进对着干显然是没把柴进放在眼里,真是太膨胀了,太装大尾巴狼了,这让柴进非常不爽。于是乎柴进就想借林冲之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洪教头,若洪教头挑战武松,结果会怎样?

洪教头本想在柴进面前风光露脸让林冲难堪,殊不知他真是选错了对手。林冲即便是沦落为配军但其实力却并不曾有所减弱,并不会因为身份的改变而有所降低。俩人之间的打斗时间很短就结束了,是一场速战速决的较量,因为这不是一个水平线的交锋,林冲还没怎么热身呢先把洪教头揍趴下了。

《水浒传》原著对林冲与洪教头之间的较量写得很精彩,俩人先是使了四五棒林冲就不打了,因为林冲是戴着刑枷,这是不公平的。尽管林冲就是戴着刑枷也能轻松获胜但是既然是比武就要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

当林冲的刑枷被去掉之后,林冲就更加游刃有余了:

洪教头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吐个门户,唤做把火烧天势。林冲想道:“柴大官人心里只要我赢他。”也横着棒,使个门户,吐个势,唤做拨草寻蛇势。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便使棒盖将入来。林冲望后一退,洪教头赶入一步,提起棒,又复一棒下来。林冲看他步已乱了,被林冲把棒从地下一跳,洪教头措手不及,就那一跳里,和身一转,那棒直扫着洪教头朦儿骨上,撇了棒,扑地倒了。

林冲也就是反击了一下就把洪教头揍趴下了,在众庄客的哄堂大笑中洪教头脸红脖子粗爬起来自投庄外去了。丢人现眼的洪教头完成了自己在《水浒传》中的任务使命从此就销声匿迹了。

从双方打斗的情况来看,洪教头的实力确实差着林冲一大截。那么洪教头打不过林冲跟鲁智深较量的话胜算几何呢?我觉得拿花和尚鲁智深当洪教头的对手实在是对鲁智深的极大侮辱和蔑视,因为鲁智深的实力并不比林冲差。

鲁智深虽然没有跟林冲交过手,但是林冲对鲁智深的本事却是极为钦佩的。当年在大相国寺菜园子鲁智深在练他那条重达六十二斤的镔铁水磨禅杖的时候正好被林冲看到,林冲作为武术行家不由自主给鲁智深鼓掌喝彩,说明鲁智深的本事林冲是服气的。

从实战来看鲁智深曾在二龙山下的树林子里跟青面兽杨志交过手,俩人大战五十回合未分胜负;恰巧林冲在梁山脚下的小道上也曾跟杨志交过手,同样是打了四五十回合未分输赢。有共同的对手杨志作为参照物,我们可以得出鲁智深的武功跟林冲相仿的结论来。

既然林冲能一棍子就把洪教头打趴下,显然实力不次于林冲的鲁智深同样也可以一棍子把洪教头打趴下,洪教头在高手面前就只有挨揍的的份儿,谁让他自己学艺不精还爱显摆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7066595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6-29 19:36
下一篇 2022-06-29 19: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