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社会调查报告怎么写(“山城棒棒”最后的坚守)

这个寒假,部分重报传媒小记者在资深记者和编辑的指导下,分头进行了有关重庆本土科技、人文、历史等方方面面变化、现状的系列采访,作为社会实践的一部分,小记者们开动脑筋不辞辛劳,辗转采访,尽管笔触还有些稚嫩,但他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从全新的视角为我们撩开了城市的另一面。

初一社会调查报告怎么写(“山城棒棒”最后的坚守)

“山城棒棒”最后的坚守

——小型社会调查报告

重庆市鲁能巴蜀中学初一25班 蒋茁林

一部名叫《最后的棒棒》的纪录片把“棒棒军”们拉入了更多人的视野。

看了影片,意犹未尽。

所以,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一社会群体,本人在黄花园,大溪沟,大礼堂一带对他们进行采访。可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喜也不擅言谈。得知我的来意后,每每欲言又止,不知是羞涩还是出于警惕,要问出些东西,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一) 调查目的

进一步了解日趋消亡的“山城棒棒军”这一特殊社会群体的生存现状。

(二) 研究的对象和方法

(1) 调查时间:

2019年2月16日

(2)调查的对象:

黄花园——大溪沟——大礼堂一带的“棒棒”们

(3)调查内容及方法:

记者就诸位“棒棒”的姓名、年龄、“棒龄”、收入变化、老家所在、吃住现状、休闲方式、未来规划、对此行满意度等情况进行了口问笔录的调查方式。

(三)调查结果及具体分析:

记者发现,他们虽然体貌不同,家乡各异,但他们年龄大都在五六十岁。最大的陈某某六十四岁,最小的年某某也年逾五十。他们的“棒龄”也都在二十年左右,都是老江湖啊!问起未来的打算,他们还都希望一条路走到底,只能干点粗活。他们都是壮年当的“棒棒”,我也没找到年轻的“棒棒”。可见棒棒少了,不是有多少人退出,而是没新人加入。

曾经的大街小巷,总少不了他们爬坡上坎,负重前行的伛偻身影,而今呢?记者发现棒棒们普遍有种“门前冷落车马稀”的萧清与落寞,他们或游走在街边揽活,或扎堆儿闲聊,也有倚棒观牌者,酣然小憩者。

记者通过采访发现,“棒棒”们的经济条件也在“与时俱进”,有了一定的改善。若是单干的,往往合租房子;也有把老婆孩子都带了来的,甚至有人已买了房子。不过,仔细想来,一根扁担,两条尼龙绳,仅凭这些原始的资源,他们得付出多少的心血与汗水啊?

记者做了其中一人一天的调查。这位“棒棒”生性倒也爽快,他说自己姓周,月入5000+,算是比较成功的棒棒吧。

每天他凌晨两点半起床,三点开始干活直至下午七点半。其间,他有固定的活——先帮菜市场一家摊点摆摊,运货,再帮附近一家餐馆运菜,浇菜。除此之外,他也会揽些搬东西的杂活。这段时间内,他很少休息。七点半回家吃晚饭,吃大概半小时,又去揽活干,到晚上十点才回家睡觉。话不多说,换做是你,能受得了吗?

初一社会调查报告怎么写(“山城棒棒”最后的坚守)

听完这位周先生的一天,我再看看面前这个瘦瘦小小,衣衫不整的小老头,真难相信他能挺得过这些。然而事实是,他挺过了。

然而,就算他们如此卖命,就算他们买了房子,你知道他们都住些什么房子吗?当我问起当棒棒几十年的陈先生时,他犹豫了。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得出口。在我几番“盘问”后,他才勉强指了一个方向。

本着“要干就干好”的精神,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找去。

经过一道陡陡的斜坡,我见到了“庐山真面目”。不大的坝子上,有几栋待拆的高危房,但眼尖的我立刻发现这些高危房上一件晾着的衣服也无,所以这里肯定没人居住。正当我抱怨“棒棒”不厚道骗人之时,瞟到下面还有几栋楼房,而且里面有人居住!于是我立马跑了下去。

到了下面,我的第一感觉是“low”。楼倒是不少,里三层外三层的,还盖了许多可有可无的简陋砖门。闻一闻有一种断断续续的臭味。我来到楼里,稍加审视。

进去就是楼梯,没有电梯,没有大厅。光线较黑暗,楼道较狭窄,一人过还行,两个人可能有点困难。水表风扇破旧不堪,墙比较干净,门小。再回到外面,细细观看,发现这些楼比较破旧,好多地方不完整,雨棚脏兮兮的,铁栏生了好多层锈,目测属于那种一碰就掉渣渣的情况。到另一处观看,发现这坝子下面还有层空间,打量打量,比上面还差,垃圾很多,破旧的雨篷与杂物间使这里勉强有些生活气息。

而且周围待拆的高危楼如果拆,肯定会影响到这边,噪声灰尘垃圾废料等都不好对付。它们不拆,又有危险,万一塌了呢?

鉴于陈先生指的方向没有别的什么住人房了,所以大概这儿就是了。

后来,我有问起他们2018年中最开心的事是什么。听他们说,最近几年生意不好,远不比零几年的时侯了,所以他们最开心的事就事赚钱。也是,我问的几个起步价都在十元左右,想多赚点钱的确不易。

初一社会调查报告怎么写(“山城棒棒”最后的坚守)

(四)反思与建议

跟这些“棒棒”们交谈,得知他们不会干什么精细活,靠的就是一身蛮力。曾经,“棒棒”们为大家的便利生活而奋斗,现在,他们却必须为了生活,跟铁东西(机器)比谁力气大! 老的“棒棒”文化正在消亡,大街小巷渐难看见他们的身影。真希望我们的社会能更进步,保障机制更完善,让更多的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

现在许多人总抱怨这又抱怨那,抱怨钱少却不去干实事。想想“棒棒”们吧!他们或许付出的多,但赚不来几个钱。越是浪费时间在抱怨上,选择的余地越少,越只能为金钱拼命,而不能干自己想干的事。

(想看更多热点新闻,了解更多服务资讯,请下载重庆新闻门户APP——上游APP,1500万+重庆人都在用的APP)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7066595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3-01-23 11:29
下一篇 2023-01-23 11: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