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保卫战:天气没站在希特勒一边

莫斯科保卫战:天气没站在希特勒一边,

1941年10月的一天,莫斯科郊野,一场猛烈的战斗之后,杜罗夫抱着枪躺在战壕内,无助地望着阴森的天。

他刚刚从德国人的俄语广播里听到新闻,列宁格勒已经被德军占领了,而伟大的首都——莫斯科的形势也岌岌可危;新闻还说,斯大林和苏联政府已经从莫斯科逃跑了。

这名年轻的上尉有些绝望,他不知道该若何面临这样的坏新闻,只管身边有两个参加过一战的老兵相助。但面临云云庞大的形势,纵然再有履历的老兵也会手忙脚乱。

“我的莫斯科守护战就这样最先了”,74年后,杜罗夫对新京报记者说。杜罗夫今年95岁,现为伏尔加格勒老战士协会负责人,他对莫斯科守护战的履历铭肌镂骨。

“不接受莫斯科的投降”

获得征召派往莫斯科前线时,杜罗夫刚刚从军校结业不久,他受命率领一支70人的小军队。

杜罗夫见证了大战之前莫斯科城的忙乱:敌人大兵压境的蜚语四处撒播,一些市民“像疯了一样”想法脱离——尤其是犹太人。街道上陷入杂乱,有人乘机打砸商铺、抢器械。“幸运的是,这样糟糕的状态没有连续多久,大批的警员上街维护秩序,莫斯科城终于平静了下来。”

在杜罗夫的前方,他要面临的是德国的最精锐师。1941年9月30日,德军提议了“台风”行动,希特勒下令不接受莫斯科的投降,他希望像台风一样,横扫苏联的首都。除了犹太人,布尔什维克是希特勒的另一个“眼中钉”。

为此,他集中了中央集团军群的74个师,其中包罗14个装甲师和8个摩托化师,共180余万人,匹

配以17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14000门大炮和迫击炮、1390架飞机,攻击锋芒直指莫斯科。此前,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已经围困列宁格勒,南方集团军群也已占领基辅,中央集团军群此前攻克了距离莫斯科仅三四百公里的斯摩棱斯克。

德国人希望从北、西、南三个偏向支解苏军,然后从一南一北两面夹击莫斯科。希特勒对拿下莫斯科信心十足,史料显示,他那时给各军队的下令中充满了乐观,他说:“举行最后一次袭击的条件终于成熟。这一袭击应在冬季到来前致敌于死命。”

有着德国“装甲兵之父”之称的古德里安一马当先,他的装甲军团从南路首先提议进攻,熟练地运用其频频应验的“闪击战”战术,苏军节节败退。杜罗夫回忆那时的战况说,德军“像撒豆子一样平常扔炸弹”,每当此时,杜罗夫和战友便跳进弹坑里逃避,幸运的是,炸弹没有伤及他,“但伟大的爆炸声让人难以忍受,我的左耳被震聋了。”

在和德军频频的争取之中,杜罗夫见识了德军的残酷与冷血。一次,经由数次冲锋,杜罗夫和军队终于重新夺回了一个村子,但进到村中发现,德军已把所有的村民赶走,吃的器械也被搜索一空。中途,一个老人不知从哪儿跑出来,拼命招呼人已往,杜罗夫回忆说,他们在老人的指引下,从土里挖出了多具年轻人的遗体。“只由于不给德国人找拖拉机,这几个还不到18岁的孩子被活埋了!” 而德国人希望找到拖拉机以牵引他们的大炮。

正是踏在这样的血泊之中,德军一起向莫斯科进发。

“以为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德军兵临城下,莫斯科求助。于是,更多类似杜罗夫这样的年轻人被投向战场。

弗拉基米尔·托拉夫配偶齐齐奔赴前线,这两位战地伉俪至今仍住在莫斯科郊区——昔时他们亲历的战场,并十分愿意和中国同伙分享他们的莫斯科守护战履历。那时他们还互不熟悉。

彼时,在莫斯科以西,苏军紧要修建了3条防线,召集了3个方面军共计125万人,其中包罗15个集团军、1个战争集群,一共75个师,苏军赖以支持的是990辆坦克、7600门大炮和迫击炮、677架飞机——但苏军的装备无论数目照样质量,都与来势汹汹的德军有差距。

面临德国人疯狂的冲锋,苏军损失惨重,弗拉基米尔·托拉夫眼睁睁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牺牲,这位95岁高龄的老兵给新京报记者历数他牺牲的战友:列申科、司马诺金、撒乌力金、头脑斯基等。这位老兵说,战争异常残酷,他所在的军队经常遭遇炮击,步兵的损失最大,“今天还在世,但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幸存。”

1941年11月,在莫斯科周边的一个村子,杜罗夫的军队被德军冲散支解笼罩,数次猛烈的冲锋之后,杜罗夫躺在战壕休息,他听到了德国人用俄语的广播。广播说,列宁格勒已经被德军占领,而莫斯科也将很快被拿下,莫斯科城内一片忙乱,斯大林和苏联政府已经逃跑了。

事后,杜罗夫得知,这不外是德军的攻心计,但在那时,这一新闻让杜罗夫一度手忙脚乱,这位年轻的军官“心里十分难受”,“以为苏联真的快完蛋了”。类似的情绪逐渐在苏联军中伸张,莫斯科城内外已是万分主要。按史料纪录,斯大林亦是心急如焚,他一连将几十个将军枪毙和革职,但战争形势仍然未见好转。

斯大林想到了一个人:朱可夫。此前,这位上将刚刚将行将失去的列宁格勒“挽回”,这让斯大林对其冀望极高。朱可夫迅即着手将被打散的军队连接起来,在莫斯科近郊以西的沃洛科拉姆斯克-莫扎伊斯克-小雅罗斯拉韦茨-卡卢加一线修建防线,加大防御纵深,确立第二梯队和方面军预备队。

由于获得日军短期内不会进攻苏联的情报,斯大林得以将原先部署在远东区域与日本关东军僵持的部门军队调回,25个步兵师和9个装甲旅的精锐军队陆续被调往莫斯科近郊。

一场稀奇的“竞争”

杜罗夫至今记得,朱可夫接替莫斯科防务之后,下得第一道下令即是:“禁绝退却!”

事实上,对于苏联红军来说,确实已经没有若干退却的空间了,在11月7日苏联传统的十月革命节前,德军先锋距离莫斯科只有三四十公里的距离,德军指挥员甚至能在望远镜里瞥见克里姆林宫。希特勒喜悦异常,他激励下属赶在十月革命纪念日之前拿下莫斯科。

“元首设计11月7日进入莫斯科,在那里举行阅兵。我建议您加紧攻势。”德国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对围攻莫斯科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博克说。希特勒希望在十月革命节这个稀奇的日子里,在莫斯科标志性的红场,向全世界展示德军的胜利。

对于苏联人来讲,每逢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都要举行盛大聚会和庆祝流动。只管前线吃紧,兵源不足,但斯大林拍板仍要举行红场阅兵,他以为这样做意义重大。于是,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的红场阅兵,成为苏德双方配合竞争的统一目的。

当11月7日这一天真正来临,杜罗夫在前线的阵地上,听到的是同胞在红场举行阅兵的新闻。当天,两万八千多名苏军士兵通过红场接受校阅,然后直接开赴前线。斯大林亲临现场,并揭晓了著名的演说。斯大林说:“红军战士、指挥员和政治事情职员、男女游击队员同志们!全世界都注视着你们,把你们看作是能够祛除德国侵略者匪军的气力。处在德国侵略者榨取下的欧洲被奴役的各国人民都注视着你们,把你们看作是他们的解放者。”

“往后我们的义务,苏联各族人民的义务,我们陆水师战士、指挥员和政治事情职员的义务,就是把侵入我们祖国领土的所有德国人-占领者一个不剩地歼灭掉!”

苏联所有广播站都播放了这次演讲,这使得在前线苦战的杜罗夫能够第一时间听到来自红场的新闻。斯大林坚定有力的声音传遍全苏联,杜罗夫瞥见前沿阵地上,不少战士都激动得泣如雨下。

1941年的红场阅兵极大地鼓舞了苏军的士气,更向全世界展示了苏联人与德军战斗到底的刻意。

天气站到了苏联这一边

天气也站到了苏联这一边。“台风”设计最先两周后,德军就已品尝到苏联恶劣天气的厉害。连日的秋雨,让苏联的土路酿成一片泥沼,重型武器陷入其中不得转动,而不得不依赖拖拉机或者牛马车来牵引,这极大影响到德军的推进速率。

51影评网

德军步兵在泥泞的路上艰难向莫斯科跋涉,有时甚至在齐腰深的泥水中拼命往前。没有坦克协同,没有空中支援,甚至一些重型火炮也被丢在死后,于是当这支疲惫不堪的军队抵达莫斯科约三四十公里处——这已是德军推进最远的军队——他们实在已属强弩之末。

“1941年的严寒来得比以往更早一些”,杜罗夫回忆,刚进入11月份,莫斯科区域的气温就迅速降到零下,地面一切被冰冻住,厥后,气温更是一起走低,一个月后,天上飘下鹅毛大雪,“天天都是大雪,积雪很深,最深处齐胸”。

杜罗夫记得,军队在深深的积雪中开挖出雪中通道,以利便武器的推进,“幸亏我们有莫斯科宽大的老百姓辅助。”但对于孤军深入的德军来说,就没这么好的副手,从将军到士兵,德军从上到下吃尽严寒的苦头。希特勒显然忘记了,在发动旨在攻占莫斯科的“台风行动”之前,当身旁有顾问提醒注重苏联恶劣的天气时,是他自己乐观地示意:“这一袭击应在冬季到来前致敌于死命。”在自尊、顽固、对苏联严重熟悉不足的希特勒眼前,天气没有理由站在他这一边。

经受德军先锋的古德里安对莫斯科的严寒铭肌镂骨,事后他回忆道:初雪是在10月6日的夜间下的,这样的坏天气提醒了他,他再一次要求后方送来防寒的冬装,由于那时他的士兵照样穿着单薄的夏装。11月3日,苏联的第一次寒潮到来,气温骤降;11月7日,德军最先泛起严重的冻伤病员;到13日,气温已经降到零下8度;到了12月初,气温已跌到了零下三四十度。云云严寒之下,大部门德军还穿着夏装,效果大量的职员被冻伤甚至被冻死,士气亦跌落到冰点以下。

而在德军的劈面,苏军许多师团都来自严寒的西伯利亚区域,对这样的天气见怪不怪,他们身穿厚厚的冬装,穿着冬靴,带着温暖的手套,自若使用已经涂了防冻油的自动武器,新型T-34、T-35型坦克照常发动。

心高气傲的古德里安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由于供坦克履带防滑的尖铁没有运到,路上的冰引起不少难题。天冷使得大炮上的瞄准镜失去了效用,士兵在发动坦克的时刻,还要先在底下烘烤一阵。燃料经常冻结,汽油也冻得黏糊糊的……由于天气太冷,机关枪基本打不响,我们的37毫米反坦克炮已经证实无法对于苏联的T-34坦克。”

古德里安下令装甲军团后撤,这是这支德军引以为傲、所向无敌的装甲劲旅第一次退却。云云靠山下,很快,包罗杜罗夫在内,苏军所有的下层军官很快获得了上级的下令:“反扑!”

和胜利一起被铭刻

杜罗夫率领一支280人的队伍最先收复失地。他说,反扑阶段只管时常会遭遇到德军,但他眼前的德军已不是当初那支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军队。

12月6日,朱可夫的西方面军向莫斯科南北两面德军提议壮大的反扑。苏军的进攻所向无敌,两天后,希特勒不得不下令整个苏德战场全线转入防御。但严寒之下,德军防线接连被突破,节节退却。

到1941年12月尾,苏军向西挺进300公里,德军各路攻击军队被赶回到“台风行动”前的出发地,这也宣告希特勒苦心经营的“台风行动”的失败。

资料显示,整个莫斯科会战中,德军共有50个师遭到重创,伤亡近60万人,损失坦克1300余辆,火炮2500门,汽车15000多辆以及大量技术装备。这是德军自开战以来遭到的第一次大失败,德国陆军走下神坛,它常胜不败的神话被打破。

举国欢庆这一刻,对弗拉基米尔·托拉夫有更主要的意义,由于在守护战时代的生死与共,他和战友维娜发生情愫,并最终走到一起。厥后,更是一起携手偕行,直到现在。今年5月9日,俄罗斯在红场隆重举行70周年胜利阅兵。观礼台上,弗拉基米尔·托拉夫牢牢拉着妻子的手,微笑着接受众人的祝福。

对于杜罗夫来说,关于莫斯科守护战,他也有同样美妙的影象。那是在莫斯科守护战末期,杜罗夫背部受伤,军队的一个女护士听闻后,非得要亲自来照顾。

此前,杜罗夫便和这个女孩异常要好,杜罗夫经常捏词找药与对方碰头,有时刻甚至一起“睡觉”——晚上休息时,由于太冷了,两人时常挤在一起取暖和——“不外,我们什么都没做”,杜罗夫大笑着强调。

遗憾的是,莫斯科守护战竣事后,两人便分开了,今后失联。但杜罗夫清晰记得那时的情形——那时杜罗夫被马车紧要送医。颠簸的马车里,他躺在女护士的腿上,瞥见这位漂亮的女孩子哭了一起:“笨蛋,这么长时间,你都没发现我爱你!”

启示录

莫斯科守护战

1941年9月尾,德军最先实行代号为“台风”的作战设计,贪图在冬季到来之前攻占莫斯科。

德军的进攻主力是中央集团军群,总兵力约莫180万人。苏军最高统帅部决议全力守护莫斯科,召集三个方面军共125万人,并先后在莫斯科以西确立了纵深300千米的3道防线。

战争初期,苏军的损失很大,据德方的质料,到10月初,苏军被俘达65万人。

11月中下旬,德军增强进攻,苏军举行了英勇抵制,耗尽了德军的预备队。

1941年12月5日,苏军转入反扑。到1942年1月初,德军被迫向西退却100~250千米。希特勒十分恼怒,撤换了陆军总司令,自任陆军总司令,下令禁绝退却。1月上旬,苏军行使德军进攻受挫手忙脚乱和防寒准备差的有利时机,从三个偏向向德军提议总攻。到4月中旬,苏军向西推进100~350千米,收复了大片失地。在这次战争中,德军损失了50万人,其中冻死冻伤10万多人。

苏军取得了莫斯科守护战的胜利,宣告了希特勒“闪电战战无不胜”神话的破灭。

莫斯科守护战是德军在二战中的第一次大失败,是德国东线战场走向消亡的最先。它为之后苏德双方形势的扭转奠基了基础。苏联红军的胜利,极大鼓舞了苏联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信心。

器与术

施展奇效的探照灯

在莫斯科守护战中,苏联有一支稀奇的军队取得了绚烂战绩,它即是探照灯军队。这支军队是行使探照灯的强光束来照亮夜袭的敌军飞机、空降兵等空中目的,配合歼击机、高射炮等防空武器作战。除了防空之外,探照灯还可以配合陆军在夜间举行进攻战、防御战。

弗拉基米尔就是探照灯军队一个小组的组长。他回忆说,莫斯科守护战时,他的探照灯就经常用来晃敌军步兵的眼睛。

探照灯的事情原理也比较简单,资料先容:在还击敌军空袭时,苏军各个观察所会提早发现敌机来袭,然后通过电话电台等讲述防空指挥部,指挥部凭据敌机来袭偏向推算敌人航行路径,然后举行地面防空火力部署,探照灯提前瞄准飞机来袭偏向,凭据飞机的声音等信息确定开灯时机,同时防空炮火凭据指引举行袭击。

弗拉基米尔先容,探照灯一开简直会暴露目的,但若干个探照灯一起打开,对主要以目视搜索目的的敌机来说,往下看就是白茫茫一片,逃避都来不及更谈不上攻击了。而敌机在探照灯下,也成为高射武器的靶子。

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实习生 茹素岩 赵婕琳 俄罗斯报道

SourcePh” >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莫斯科保卫战:天气没站在希特勒一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aoruanwen@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