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北京落户条件啥意思,北京拟设的“公共户”究竟是啥?将惠及哪些人群?

符合北京落户条件啥意思,北京拟设的“公共户”究竟是啥?将惠及哪些人群?

  岁末年初符合北京落户条件啥意思,北京迎来户口政策变革。

符合北京落户条件啥意思,北京拟设的“公共户”究竟是啥?将惠及哪些人群?

  近期,北京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在户籍派出所设立“公共户”的工作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称全市每一个户籍派出所原则上设立一个“公共户”,以解决暂不具备市内迁移条件的本市户籍人员落户问题。征求意见时间截至2021年1月29日。

符合北京落户条件啥意思,北京拟设的“公共户”究竟是啥?将惠及哪些人群?

  消息一经曝出,引发多方关注。北京“公共户”的设立将惠及哪些人群?北京“公共户”享有哪些权益?和其他城市的“公共户”相比有哪些不同?中国城市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针对已有北京户籍人群

  六类人可申请

  叶凡涛于2017年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毕业求职时,几经筛选,他入职了中国葛洲坝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选择这家单位就是因为能落北京户口。”叶凡涛告诉记者。

  入职后,叶凡涛被公司派到了科威特的项目上,这一待就是两年。长期的驻外生活让叶凡涛感觉越来越不适,他向公司申请回国工作,却被公司拒绝。

  “于是我提出离职,可是这样一来,户口就得从单位集体户口迁出。”由于叶凡涛在京无房产亦无亲友房产可以落户,加之新寻找的单位均无集体户口,无奈之下,他将户口迁回了老家西安。

  2020年中,叶凡涛结束了自己近三年的北漂生活。“北京户口没了,留下来漂泊也没什么盼头,还不如回老家工作幸福感高。”他说。

  欣慰的是,“公共户”政策一旦设立,像叶凡涛这一类人的户口就有了去处。

  据《征求意见稿》,北京拟设立的“公共户”针对六类人群:因房屋产权交易户口须迁出,但本人、配偶或直系亲属在本市没有合法产权住房,户口无法迁出的;因婚姻变化户口须迁出,但本人、配偶或直系亲属在本市没有合法产权住房,户口无法迁出的;因从原单位离职须从原单位集体户迁出,现单位无集体户,本人、配偶或直系亲属在本市没有合法产权住房,户口无法迁出的;因房屋所有权或者公有住房承租权发生变更,现权利人或者承租人申请将原户内人员迁出,原户内人员拒不迁出或无法通知,且其本人、配偶或直系亲属在本市没有合法产权住房的;新生儿的父母户口均在本市“公共户”内或其中一方户口在本市“公共户”内,另一方为外省市户籍人员的,可在“公共户”内为新生儿申报出生登记;以及其他特殊原因在本市无法办理市内迁移的。

  由此可见,民众能在“公共户”落户的一大前提就是已经拥有北京户口。在此基础上,因卖房、离婚、离职等原因需要迁移户口,而本人及其直系亲属名下没有符合落户条件的合法产权住房,才能通过“公共户”解决户口迁移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提到,“公共户”户内人员、配偶或其他直系亲属名下已有合法产权住房或具备迁移条件的,户内人员应在一个月内迁出“公共户”,拒不迁出的,由公安机关强制办理迁移手续。

  此外,“公共户”户内人员不能办理市内、市外亲属投靠迁移入户,且每年12月都要去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更新相关户籍登记信息。

  “这基本涵盖了在户籍管理中容易出现问题的主要人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时间内取消或是对户籍制度进行大的改动是不现实的,所以一些缓冲措施就显得尤为必要和重要,“北京推出‘公共户’正是这样的尝试。”

  比照集体户的管理形式

  暂未对教育权利作明确规定

  长期以来,在二手房交易过程中,买卖双方常出现的一大纠纷点就是户口问题——原户主虽然已经办理了房产交接手续,但户口依旧挂在原处,导致新房主户口无法迁入;或者是新房主迁入户口,但仍面临社会福利被占用的情况,比如学区房的学位分配。

  “因为‘空挂户’的存在,新房主再进行房产交易时房屋将面临较大程度的贬值。”盘和林说。

  对部分二手房买家来说,“公共户”是个好消息。如果二手房买家过户后,卖家迟迟不迁出户口,买家可向派出所申请直接将上家户口迁至“公共户”。

  实际上,上述纠纷的背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人们对于教育资源的争夺。北京“公共户”消息一出,不少家长都将目光放到了教育强区。

  “拥有‘公共户’后,我的孩子可以在户口所在地上学吗?”对于民众关心的“公共户”教育权利问题,记者致电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和基层工作总队后获悉,该项政策尚处征求意见阶段,目前尚未对“公共户”的教育权利进行明确规定;有相关需求者,可联系上述单位进行意见反馈。

  虽然教育权利尚未明确,但记者注意到,《征求意见稿》的起草说明中提到,“公共户”比照集体户的管理形式设立,是以各户籍派出所为落户地址,由户籍派出所直接落实日常管理工作。

  一直以来,集体户口按照单位在哪它就在哪的原则设立。也正是因为这样,一部分在北京东城区、西城区、海淀区的单位就成为了香饽饽。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地处北京教育强区的单位,对于子女落户集体户口已经开始限制,而且就算孩子落户了父母的集体户口,但如果父母名下不具有集体户口所在城区的独立产权住房,孩子也不能在该区上学。

  用“公共户”留住年轻人?

  北京落户难众所周知。在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于2020年11月发布的《34城市民准入榜》中,北京是34座城市中落户自由值最低的城市。

  对比另几座超大城市,上海和广州分别于去年下半年前后发布政策为“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的毕业生亮落户绿灯;而“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城市宣传语则说明一直以来深圳的落户门槛都不高。

  北京“公共户”政策消息一出,有人猜想,这是否是北京户籍政策松动的信号?

  “‘公共户’政策针对的是已有北京户籍,而非没有北京户籍的人群,所以该政策不是北京户籍政策松动的前兆,而是对已有户籍政策的改革。”北京市人口学会理事、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张翼表示。

  那么,北京“公共户”的最大受益者究竟是谁?有观点认为,是北京那些被户口所困、无法挪动工作的年轻人。

  年轻人对于一座城市的创新力和活力的贡献不言而喻。这几年有多少年轻人留在北京?这个数据尚待测算。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一篇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章称2019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毕业生留京率创新低,不足两成。

  记者查阅数据来源——两所高校公布的年度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后注意到,上述数据是本科生的留京率,如果加上硕士和博士毕业生计算总留京率,那么近几年的数据基本持平,只有小幅波动。

  虽然网传数据不能直接说明北京对人才的吸引力降低,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北京市人口年龄结构正在不断变化。

  “北京市近十年的人口控制政策是‘里不出外不进’,加速了原有人口老龄化进程。”在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看来,北京需要吸引年轻人口补充新鲜血液。

  张翼称,随着北京老龄化的加剧,未来人口政策或会根据情况作出调整。

  “公共户”的出台是否是北京挽留年轻人的一种手段?效果尚待观察。不过,可以明确的是,作为超大城市的北京,已经在户籍制度改革上迈出了坚实一步。

  “户籍制度改革仍任重而道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既需要有‘公共户’这样的缓冲政策存在,也需要不断推进创新创造,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提高居民福利水平。”盘和林说。

  ■作者:郑新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