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你就是一件艺术品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你就是一件艺术品陈剑锋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是自我的认知与定位。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是对他人的褒奖、评价或鼓励,

陈剑锋,会客厅|陈剑锋:文明是我艺术探索和实验的目的地(下)

是不断追寻独立、自由的精神力量之源。

唯有你是你

才是成为艺术品的唯一方向!

一人、一事、一物,

动人之处,

皆可为

艺术品!

视频加载中…

(请点击观赏视频)

01

从画家到艺术家,宋庄的包容孕育了我

剑锋:虽然我们的生活已经艺术化,因为我明显感觉与很多人交流、沟通或分享自己生活状态的时候,会有意识无意识产生一个鄙视链。正如刚才聊着就无意中就把身边那个那哥们就给伤到了,风景一辈子干,就是鄙视链。抽象画商业元素的介入够多时,这也是艺术圈的一个鄙视链。

赵燕:就像文人相轻,就是排他。

陈剑锋:过于排他,其实就是不包容。你可以做一个很积极的东西,但你还可以容忍一些,其实谈不上容忍,就对你自己无效,但对别人是很重要的人生。

陈剑锋 《魂舞之维度组画NO.01》布面油画100x50cm 2020年

赵燕:对,每个人都不一样。

陈剑锋:对,他不一样。但是,它也不叫包容,丰富很重要,这就是一个湿地的状态。因为宋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如此,摆地摊的,即卖行画,摆在那占个位置,然后每天在那儿摆,有时候又被赶走,有时候又能摆;在资本市场卖得很好的也都在这里边。宋庄最大的特点就是阶梯很够,它从低到高,一层一层都有。为什么说我是宋庄成长起来,在这样的包容的环境里,它让你慢慢地确定你的方向,我本来就一画画的,最后好像跟艺术有关了,就成那样了。

02

从生存到自尊,艺术的现实和崇高的探索

陈剑锋 《魂舞之维度组画NO.02》布面油画100x65cm 2020年

赵燕:找到自己的参照物了?

陈剑锋:还不是找到,当时,与一位藏家就聊到,我说,我并不是要去做一个艺术家的状态,我就是要生存,因为我喜欢画画,然后就想通过这种方式生存,无意中好像是被选择。如果没有人认可你的东西(作品),你不会往那方面去发展。

赵燕:就是给到您一个鼓励。

陈剑锋:它不是鼓励,就是能生存。但,鼓励肯定有,就是你精神的那种满足感,你被认可的那种满足感是很重要的,尤其是男人。

赵燕:对,所有人都需要。

陈剑锋:虚荣,它不光是虚荣的原因,好像精神层面都需要被认可。

赵燕:这应该是每个社会属性的人都需要的。因为我在《社会心理学》看到,其实每一个人都需要被认可。

陈剑锋:对,最重要的一个输出。

赵燕:对,而且从这种认可中,他可以找到自尊,甚至最大化的自我价值的满足。陈剑锋:对,而且一旦发酵,它很恐怖的,它会拽着你,会奔向一个偏形而上的东西,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会往回走,即回到生活的状态,你要质疑这种形而上。就是说,虽然你要往形而上的方向走,所谓高的状态,但你随时要回到生活,与生活、社会的关系进行链接。

03

自我启动虽然痛,但那才是我要抵达的目的地

赵燕:嗯,就是不断地去找寻这种生活和自我的一个链接?

陈剑锋:可能是我性格的原因,我的作品是从生存中来的,就是生存比较难,我画的作品中会有那种比较难的状态。还有就是被选择状态下,你产生的东西(作品)被认可,然后你就延续做下去,慢慢地你会发现这个东西越来越和自己契合,或是社会有些人认可,你与他也契合,因为你有销售你才有动力。有些艺术机构也会认可,你会通过展览得到认可或销售,或现在网络的方式都行。

赵燕:您的价值被别人去认可,然后它会给到您一个鼓励,然后,您再不断地去探索?

陈剑锋:你就要去了解艺术是怎么回事,因为你之前只是一个画家。

陈剑锋 《魂舞之维度组画NO.03》布面油画100x100cm 2020年

赵燕:这是从生存的状态到更高的一层思索。

陈剑锋:对,后来你会发现生活其实是关键,你回避不了。有些机构会认可,他就会介入。我不会去找,因为我进来这个圈子,没得听,也不会,而且我觉得找没有用。

赵燕:它就是吸引。

陈剑锋:是,吸引力。它不是我对外做了一个什么,而是我有一个阶段在做自己的一个自我启动,就是觉醒状态,怎么启动的探究,让自己重新启动。

赵燕:像按一个开关。

陈剑锋:对,很多中国人真是没启动的。其实,有些人幸福指数挺高,因为不明白是最容易幸福的,你要明白的话,其实是痛苦的。有好多痛苦的原因不是因为你生存难,而是因为你在思考,你思考才会痛。

04

艺术是一种信仰,我是艺术的文明实验者

赵燕:那我觉得这应该有几个境界,就像我前段时间看了一个纪录片,那个纪录片是关于一个潜水的女孩子在上海做了一个潜水俱乐部,她是创始人。她在描述她爱上潜水这个过程,当她潜水时,会有一个临界点,在上层时,它是浮力大于重力,她就处在一个上浮的状态,就是相当于是一个人的安全区,你就在那个安全区域里去游。然后到了临界点的时候,重力等于浮力,你就悬在那儿,你探索到的可能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但是,你还想往更深层次探索的时候,就一直往下,重力大于浮力,所以,人就不会不断地往下沉,完全失去了掌控,就会产生一种恐惧。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恐惧,包括我在您的创作作品中也看到这样一种恐惧。

陈剑锋:对,我知道你说的意思,当时我探索精神层面确实是这样。可能是性格的原因,我有点较劲,就是不撞南墙我不回头,就得撞,还要多撞几下,我是属于走完极限才回头,思考你说的走起来,才和事件进行正面链接。但是,我的这个链接有个背景,有个精神层面的一个探索的诉求,一种觉醒的状态或一个重启的状态,重启过后,应该是开启的状态。

陈剑锋 《魂舞之维度组画NO.04》布面油画 100x100cm 2021年

因为,人的基因写了很多信息,这些信息你并不知道。那次我看到施一公的视频,他就讲了,你感知的和你看到的并不是真的,或不一定是真实。从科学角度讲,很多纬度:如视觉上、嗅觉上、声音的欺骗性,也在说这些信息对你有欺骗性。很多层面,包括灵魂层面,特别是精神层面更多是幻想的东西。但是,你怎么在这里面去构建一个你?不是我们的教育可以达到的。很多东西的信息是虚假的,但,你怎么在这里慢慢梳理出你的一个价值观,你的认知。然后,在这个情况下,去做一些事情,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再看你创作的东西,竟然开始跟艺术靠近了。

你就要去研究这个或者你去做这个事, 那你就会想到这个,慢慢地就做得与艺术有关,因为你不断地与藏家、机构或者展览方有互动,跟艺术家也有互动,你就会往那个方向去。在这过程中,形而上、往上走的东西肯定是在不断发展,但你随时又在回头。或者说思考接下来怎么与生活、当下链接,然后你要去思考,你是怎么回事?这社会怎么回事?艺术怎么回事?那就慢慢,在这个过程中,你只有不断地尝试,它会有很多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是非常有诱惑的。因为它不完全明确,别人走了你只要不去,就不是明确的,因为过不去,它才有吸引力,它有魅力。

赵燕:就是相当于它有一点神秘感。

陈剑锋:对,它没有完全揭开面纱,但是,它一定有方向在,像一种召唤一样。它好像跟信仰有关,其实,艺术本身也是一种信仰。但是,它更多还是属于一种主动的、自觉的去探索的状态,不是被动地、感性地接受一切。就像你是一个官员和一个工作者的区别,如果一个官员的话,他是先去接受,然后跟自己发生链接,再互动,去成就其他东西。如果你是一个工作者,可能更多是输出,也许输出的不一定是一个什么很明确的东西,只是一个疑问或是一些隐晦的东西,或者是非常很强烈、很准确的东西。但是,我不喜欢直白的说,那些藏家都与我聊,他们需要你更清晰的东西,特别在中国的文化里,带有中国文化元素的艺术。在中国文化里,有些艺术作品容易被其他人看懂和接受原因,就是它有一个文化的信息、形象信息在里面,就相当于有个引导的东西。

赵燕:图式一样的。

陈剑锋:对,图式,但是我拒绝这个,我觉得这样会消减它的神秘性和可塑性。有时需要去做出疑问的那一部分,在我的作品里需要这一部分。

赵燕:就像您在思考问题?

陈剑锋:它没有一个完全的结果,但是,它有一个状态或方向,你要完全指出来,我就觉得整个世界已经崩塌了一样,就无效了。为什么我的作品里面没有文化元素?因为它会出现民族性的东西,虽然,那一波一线的艺术家都是那样获的利,但我觉得现在做的人不需要再做那个事了,因为他们已经把中国的文化推向世界,已经知道中国文化有一部分是这样的,但是需要有一部分做一些不是那样的东西。又跟艺术有点关系,或是跟你这个人有点关系。

赵燕:对,您说的其实是一种探索?

陈剑锋:对,实验的状态。这一代艺术家,我觉得需要有一些人做这个事,不是民族性的东西,也不是文化的东西,而是跟文明有关。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