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退休政策,“延迟退休”就要来了!如何让政策走稳

长城网特约评论员 王钟的

延迟退休政策,“延迟退休”就要来了!如何让政策走稳

“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延迟退休政策。从“酝酿研究”到“计划实施”,发出了延迟退休政策即将落地的信号。延迟退休是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现实需要。新中国成立初期确定的男性60岁、女干部55岁、女职工50岁的法定退休年龄,近70年未有调整。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也处于低位。

退休年龄事关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尽管延迟退休的讨论已有多年,但进入计划实施阶段,仍然需要在全社会取得最大共识。从大的背景看,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是时代的趋势;但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改善对劳动者的福利保障也是追求美好生活的体现,一些特殊行业、特殊工种的劳动者更需要被充分照料。实施延迟退休,要综合考虑我国人均预期寿命、人口结构变化、劳动力供给状况、社保基金收等因素。

尽管随着技术的发展,过去很多需要体力劳动的工作逐渐被机械取代,而且随着国民健康水平的改善,中年以上的劳动者也年富力强,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但依然有一些劳动强度大、危险系数高的工作,对劳动者的体力、耐力提出更高要求。比如,一线公安干警需要具备良好的反应力才能处置突发案情;建筑工人、矿工等职业,也要求劳动者的体力足以胜任。在制定延迟退休政策时,必须考虑不同岗位的实际情况,不让“银发族”的健康消耗在高强度的工作中。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在法定退休年龄的基础上,个体也有机会调节自身的退休年龄。例如,有的国家将社保缴纳时长与退休金挂钩,工作年限越长,所能享受的退休金也就越多。允许劳动者早退休,但所能领取的退休金也要打一定折扣。统一制定退休年龄,兼顾个人意愿,既是现代文明尊重个体的题中应有之义,也能发挥社会保障调节社会财富分配、实现社会公平的作用。

目前,实施渐进式的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策略已经明朗。但具体到实施阶段,究竟如何渐进,花多长的时间渐进,最终达到新的法定退休年龄,需要更加细致的规划。在实施中,既不能让部分劳动者的心理感到太大的冲击,也不能冲淡延迟退休年龄的政策效果。要让广大劳动者的心理预期与政策的渐进步伐相一致,在确定具体方案以后,需要有条不紊地实施,确保延迟退休政策的严肃性。

不久前,一些因为抓住时代机遇实现财务自由,而有机会“30岁退休”的年轻人,让人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生活可能性。一些人对“30岁退休”现象表示羡慕,也有人认为过早享受安乐不能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不同人对劳动年限的追求和感受是不同的。在现实中,也有不少中老年劳动者希望“发挥余热”,在岗位上做更多的贡献,实现“为祖国工作五十年”的目标。实施有弹性的退休制度,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

实施延迟退休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系统性、精细化的制度安排。要按照小步慢走、弹性实施、强化激励的思路,坚持统一规定同自愿选择相结合,小幅逐步调整,以减少社会震动,争取更多支持。同时,要继续充实社保基金,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实现“老有所养”的目标,使延迟退休年龄的办法取得社会最大公约数。

延迟退休如何进行(政策解读

来源:人民日报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按照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等原则,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为什么要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如何理解这些原则?记者采访了人社部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

延迟退休有利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金维刚表示,“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指出,延迟法定退休年龄主要是基于4个方面的考虑,即人均预期寿命提高、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受教育年限增加、劳动力结构变化。

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已由新中国成立初的40岁左右提高到2019年的77.3岁,其中与退休年龄直接相关的城镇居民人均预期寿命已超过80岁。与之相对照的是,我国职工法定退休年龄1951年确定后,70年没有调整。因此,有必要根据人均预期寿命的提高对退休年龄制度进行适当的调整,使两者能够科学匹配。

2019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已达到18.1%,预计“十四五”时期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在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的背景下,如果退休年龄不作调整,意味着工作的人越来越少,退休的人越来越多,对经济社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从受教育年限普遍增加看,新增劳动力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超过一半,劳动者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达13.7年,开始工作的年龄不断推后。在退休年龄不变的情况下,平均工作年限缩短导致人力资源浪费、人力资本利用率降低,特别是在高校、科研机构等高学历人员集中的单位和行业,情况更为突出。

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从2012年起开始出现下降,年均减少在300万人以上,并且减少幅度在加大。如果延迟退休政策适时适度推进,开发利用好规模日益庞大的老年人力资源,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劳动参与率,改善资本和劳动力配置状况。

“十四五”期间,我国人口老龄化即将从轻度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这一历史性转变,必将对我国经济社会多方面产生重大而深刻的影响。因此,必须坚持系统观念,从更高层面进行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谋划、战略性布局,做到及早应对、科学应对、综合应对,实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改革节奏总体平缓,个人有自主选择空间

纲要提出要坚持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原则,如何理解?

金维刚分析,小步调整,简单理解就是延迟退休改革不会“一步到位”,而是采取渐进式改革,用较小的幅度逐步实施到位,每年延迟几个月或每几个月延迟1个月,节奏总体平缓。

改革前期,临近退休的人,只会延迟1个月或几个月,对个人工作、生活的影响不会太大。对于年轻一些的劳动者,延长的幅度虽然大一些,但距离退休的时间较长,是10年、20年后的事情,那时候的社会环境、生活水平和人们的健康状况、心理状态等都会发生很多变化,个人也有比较多的时间来调整和适应。

弹性实施,也就是说延迟退休不会搞“一刀切”,不是规定每个人必须达到延迟后的法定退休年龄才能退休,而是要增加个人自主选择提前退休的空间。这也是延迟退休改革最大、最重要的一个特征。

客观地讲,不论是从不同职业群体、不同岗位的就业稳定性和工作强度看,还是从个人身体状况、家庭需求和价值追求看,都存在较大的差异,由此产生的诉求各不相同。延迟退休改革,应该充分考虑这种多元化需求。在统一实施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的现实国情、文化传统以及历史沿革等情况,增加弹性因素,允许个人根据自身情况和条件,选择提前退休的具体时间,充分体现改革的灵活性和包容性。

不同群体继续保持退休年龄差异,配套政策和保障措施需协同推进

纲要提出要坚持分类推进、统筹兼顾原则,如何理解?

金维刚认为,分类推进,意味着延迟退休不是“齐步走”,而是要与现行退休政策平稳衔接。我国现行法定退休年龄男职工60周岁、女干部55周岁、女工人50周岁,政策有所不同。实施延迟退休改革将区分不同群体,采取适当的节奏,稳步推进,逐步到位。对于现有不同职业、地区、岗位存在的一些政策差异,改革后也会保持政策延续性,确保政策调整前后有序衔接,平稳过渡。

统筹兼顾,即延迟退休不能“单兵突进”。退休年龄问题涉及经济社会方方面面,因此,延迟退休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与之相关的配套和保障政策措施非常多,需要统筹谋划、协同推进。一方面,过去一些与退休年龄相关的政策,要随着延迟退休进行相应调整;另一方面,延迟退休改革也会带来一些新的机遇、问题和挑战,需要有相应的配套措施及时跟进。

例如,如何通过更有针对性的技能培训、就业帮扶等措施促进大龄劳动者就业创业;如何更大力度地对符合条件的就业困难人员特别是灵活就业人员给予社保补贴,帮助其再就业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