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肝癌的治疗,肝癌晚期的病人该不该放弃治疗?

肝癌晚期,指的是有远处转移的肝癌,比如有肺转移,骨转移等,晚期肝癌无法治愈,只能有限地延长生存时间。这人问题,肝癌晚期的病人该不该放弃治疗晚期肝癌的治疗?

晚期肝癌的治疗,肝癌晚期的病人该不该放弃治疗?

在这人问题下面还有一段补充描述:肝癌晚期的病人继续治疗就会拖垮一个家庭,尤其是精神上的折磨……,但如果放弃治疗,对病人是一种不公,家人也会有一种愧疚感,还有可能遭到道德方面的谴责……这怎么办?

来分析一下:肝癌晚期的病人继续治疗就会拖垮一个家庭,尤其是精神上的折磨……继续是不是一定会拖垮一个家庭,得看情况,既然是说继续治疗,那就是说前面有治疗过,前面做的是什么治疗呢?用的什么药物呢?如果之前用过索拉非尼(多吉美),现在肿瘤又增大了或出现新的转移灶,需要用的新的靶向药,比如,乐伐替尼、卡博替尼,或免疫治疗药O药,K药等,确实一方面是比较贵,一方面疗效也未必就特别好。但如果是刚诊断的晚期肝癌,经济不是太困难的话,不妨可考虑索拉非尼(多吉美),也不会很贵,酌情恰当治疗,也不会太拖垮家庭。至于说尤其是精神上的折磨,这个确实有,但为什么治疗就是精神上的折磨,而不治疗就不是精神上的折磨?不治疗也同样是精神折磨才对,不治疗可能更是精神上的折磨。建议恰当治疗,比如,根据经济情况,花费几万,这个一般多数还是可以承受的,又不是让你们没有理性的一直治疗,量力而行,也用不着担心所谓的可能遭到道德方面的谴责的问题,关键是不是真的在为病人着想,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量力而行治疗,比如,口服索拉非尼(多吉美)是可以考虑的,花费也不会太多,而如果到了后面,这个药进展了,无效了,后续换其他药,既贵,超出经济承受能力,而也不能起到太明显的疗效,那也不一定要继续治疗。有所为,有所不为,量力而行,恰当治疗。

肝癌晚期还能有治疗意义吗?

肝癌晚期还能有治疗意义吗?这个问题今天下午我上专家门诊时就遇到,有个人挂了我的专家号,他不是给自己看病,而是来帮亲人咨询的,问题是:家里有亲人在家乡的医院诊断出肝癌晚期,还有必要治疗吗?还有治疗的意义吗?要不要治疗?

关于这个问题,我告诉他几点:

首先,一定要先确诊肝癌。有的人所谓的肝癌,或其他什么癌,其实只是做了个B超或CT之类的影像检查,发现肝上长了个东西,就认为是得了肝癌,这其实并没有确诊。而且还要知道,同样是长在肝上的癌症,有的是原发肝癌,有的是转移性肝癌(由其他癌症转移到肝脏),这两者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通常所说的肝癌是指原发性肝癌,而由其他癌症转移到肝,是按原发部位的癌症来决定的,比如,肺癌转移到肝,本质上是肺癌,按肺癌来治;结肠癌转移到肝,按结肠癌来治。这里要特别提一下结直肠癌肝转移,这尽管也是晚期,但有的肝转移瘤可手术切除或消融治疗,则仍有治愈的机会,所以这个区分是非常重要的,原发性肝癌和转移性肝癌可不一样。

在确诊了是原发性肝癌后,然后就是分期,是早期还是晚期。如果确诊了是原发肝癌,而且是晚期肝癌,没有局部治疗的机会(手术,介入,消融等),是真正的晚期肝癌,那么接下来才是讨论要不要治疗,治疗的价值有多大的问题。

真正的晚期肝癌,无法治愈,而且预后很差,现有的治疗手段包括化疗、靶向药物治疗等,疗效都不理想,尽管较之以前有所进步。现在有了免疫治疗,也许是有一个方向,但现在仍未有突破。也就是说,晚期肝癌确实治疗价值有限,只能有限地延长生存时间,延长一个月,几个月或更长,这种时候,要不要治疗呢?没有标准答案,作为医生,不强烈归劝,听病人和家属的,视身体情况、经济情况等可以考虑治疗,如没有治疗意愿,或者经济不好,或觉得延长时间有限,认为没什么意义,选择不治也是完全可以的。也可以考虑参考新药临床试验。不管怎样,各种选择都是可以接受的。

你身边有肝癌晚期成功治愈的案例吗?

我就是肝癌患者生病至今十五年了,大家都有一听得了癌症,都被吓个半死,很多患者都是被过度治疗,到处吃偏方补品等等的问题困扰,特别是确诊初期,不知所措。家人紧张自己又生无可恋,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的建议是一定要找到能解决你问题的医院,有能力一定去大医院,但找一个好的教授真不容易。目前我只去过上海东方肝胆医院,我讲讲自己的故事,70年出生今年50整。十八岁时因想参军,就发现肝功不好并住院治疗过。并没引起重视,也不知自己是乙肝患者,生活中比较偏爱喝酒,在加上从事的工作需要上夜班。在05年皮肤出现过大面积的银屑病,到北京中医院拿了三个月的中药,教授也告知三个月后一定要做B超检查,但也没去做。特别提醒(肝脏不好的人别乱用药),到06年经常肝区不舒服到肝区巨痛,到医院一查确诊为原发性肝癌,体内两个肿瘤一个6公分多,一个2公分多,当地医生判了我很重,说一般情况下只能生存一年多,在福州协和和南平市立,进行了6次的介入手术和无水酒精注入等治疗。控制的比较好,经人介绍07年到上海肝胆医院做了切除手术,并听从晏建军教授的指导,(在指数正常的情况下尽量少用药)是药三分毒,感恩晏建军教授,从07年术后每三个月定期到医院检查,挂点保肝的瓶,平时什么药都没吃,到2013年因肝功不正常,才开始腹用恩替卡伟,进行抗病毒治疗。这个过程中缺少医生指导,吃了几年药自己就停了,(这点非常糟糕有点乱来)但各种指数都一直正常,自己也放松了警惕,生活中放肆了不少,唉,自己作死,2019年3月又检查出肿瘤二公分,再次到上海东方肝胆医院,还是请晏教授做了手术,当时想用介入手术来做,但太靠近肠道,最终还是听从教授意见。做了开腹手术。至今检查结果还都比较正常,只是肠胃有些问题没有解决,饭后经常腹胀,生活、工作还是有点压力。昨们是普通老百姓。没办法。但生活中的我,还是笑口常开。很多人非常佩服我!

个人觉的生病了就必须学会面对,接受生病的事实。现在的医疗水平越来越好(只是缺少专业的咨询医生),保持良好的心态(有难度),唯有自己放下才是放下(更难丿,也建议身边的亲人,你们的态度也决定了病人的生死。别过度的担心、会让生病的人更敏感,生活上不需要太大变化。唯独建议的是,別独处、别独处,到人群中去。与人多交流。尽自己的能力去做点事。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多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学会让自己多做心里暗示,对自己说我一定会好的。祝大家一切安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7066595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06-04 02:37
下一篇 2021-06-04 02:3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