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一不小心就犯罪了的案例?

讲个凶恶的家庭卖淫组合,父母一不小心,就带着女儿一起犯了罪。

有哪些一不小心就犯罪了的案例?插图

2014年5月5日,钓鱼爱好者林勇(化名)和章海像往常一样来到云南师宗县小石山水库垂钓。

章海选好位置准备放线时,突然发现近前的水面上漂浮着一个白色袋子。出于好奇,章海叫上林勇,找了一根长长的竹竿,想把袋子勾拉到案边,竹竿刚捅到袋子上,袋子“噗”的一声就破裂了。章海透过小洞,看见里面有只蓝边黑底的鞋子和一条草绿色的裤脚,他猛然意识到,这是一具尸体!

警方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勘验,确定死者为女性、16到23岁、因颈部受到勒压导致窒息死亡,尸体在水库里应该浸泡了一个星期以上,已中度腐烂。由于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民警一时无法查证死者的真实身份。

专案组会商后,认为当务之急就是要查找到尸源,遂立即在附近几个村子里开展走访调查,着重排查人员失踪情况,却迟迟没有收获,案侦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这时,痕检组的民警在对死者遗物进行再次梳理时,发现其手腕上带有的一串手链上刻有三个歪斜的模糊字迹,经过一番还原,初步确定为“苏”“婷”“牛”。据此,警方大胆推测:1.死者的名字就叫“苏婷牛”;2.死者名字叫“苏婷”,生肖属“牛”。

然而,无论是“苏婷牛”还是“苏婷”,都不在全国失踪人员信息库里。民警不得不暂时排除这条线索,重点放在死者衣着、装尸体的麻袋等现场遗留物品上,可仍旧没有什么发现。

刑侦工作是个系统工程,而案命、强.奸案这类重大案件,又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侦破过程中,包含着千头万绪,有可能九十九条路子都没走通,最后一条却能直达案件核心。所以,刑侦民警要有超强的耐心与毅力,才不会在遇到困难时被打倒,而是带着惩凶除恶的决心,持续战斗。

正是在这样的精神下,民警在水库的一个不常用入口处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

这是条僻静小道,就是附近的村民也很少有人进出,只有水库管理员和偶尔来此钓鱼的人才会使用它。庆幸的是,正是由于它的偏僻,水库管委会在路上安装有监控。

民警筛查监控发现,2014年4月27日下午17点左右,有一男三女从此路进入水库区域,离开时却少了一个人。警方对监控画面进行技术性固定,认真比对视频中一男三女的衣帽特征,确定其中一名女性的特征与死者相似。

由于监控探头分辨率低,角度也存在偏差,视频里无法看清四人的面孔,所以在身份认定上仍存在困难,只能大致确定他们的身高、体形、当日穿着等特征。

专案组迅速向局里汇报争取支持,局里增派了视频排查力量,对4月27日当天的全城视频监控进行了梳理。

全城各类视频监控探头多达千余个,排查难度可想而知,但专案民警们轮番上阵,不分昼夜,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发现视频中的“一男三女”进入了一家小旅店。

民警立即前往小旅店,让服务员辨认视频画面,同时查阅住宿登记情况,确认这“一男三女”都是四川凉山州越西县人。死者叫盘阿枝(化名),男的叫阿苏拉,另两名女子分别是阿苏拉的妻子玛嘎和女儿阿苏成妮。

警方排查发现,自4月27日后,阿苏拉、玛嘎和阿苏成妮三人就再也没有现身了。种种现象表明,这“三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专案民警立即赶赴越西县,正式拉开一场千里抓捕行动。经过好一阵翻山越岭,泥雨奔波,民警总算赶到了阿苏拉家中,却扑了个空。凭着以往的刑侦经验,民警没有马上离开,也没有打草惊蛇,而是冒着风雨在山中蹲守。十三天后,就在抓捕民警准备改变策略时,阿苏拉的身影进入了视线,但玛嘎、阿苏成妮两人仍然踪迹全无。

为了将嫌疑人一网打尽,警方决定暂时不抓捕阿苏拉,继续在暗中蹲守。又过了三天,通过对阿苏拉行踪的分析,警方确定玛嘎、阿苏成妮两人并未随同阿苏拉一起逃回老家,遂决定收网,将阿苏拉成功抓获。

落网后,阿苏拉拒不配合,称自己也不知道妻子女儿的下落。警方采用了迂回战术,不再追问他妻女的下落,而是让他逐一交待最近一个月的行踪,并就此问题进行多次讯问。

几次问话下来,阿苏拉的回答内容并不完全相同,专案民警却通过阿苏拉回答时的神态、肢体动作等,大致确定了一个真假范围,并列出了三个重要地点进行排查,并向当地警方发出协查通告,寻找玛嘎和阿苏成妮。

这三处地点中,有一处是云南省泸西县。警方在那里找到了阿苏成妮的踪迹,并于5月20日将她和玛嘎一并抓获。

阿苏成妮作为一名年轻女孩,无论是城府还是心理素质,都比不上阿苏拉和玛嘎,很快,她就松了口。

阿苏成妮和死者盘阿枝从小就是好友,两人初中毕业后一起外出打工,后面又都去了泸西县,在这里同住一间出租屋,好得像亲姐妹一般,阿苏成妮还把刻有自己姓名和属相的手链(阿苏成妮为了生活方便,给自己取了“苏婷”这个汉族名字)送给了盘阿枝。

看到这里,大家不禁会好奇,既然是这样,阿苏成妮为何要伙同父母谋杀好友呢?

据阿苏拉供述,2014年初,他们一家三口和盘阿枝来到泸西县,阿苏拉扮演拉皮条角色,三名女性则从事卖淫活动。一天,玛嘎在盘阿枝和女儿阿苏成妮的谈话中,听出盘阿枝不想干了,想回老家去。玛嘎当即进行劝说,盘阿枝却是去意已决。

阿苏拉夫妇认为,年轻又长得俊美的盘阿枝离开后,自己会失去一棵“摇钱树”,要少赚很多钱,可盘阿枝又不听他们劝说,违背了他们的意愿,他们因此非常生气;而且,盘阿枝平日里嘴风不严,若是将阿苏拉一家人在外面干的丑事告诉乡里乡亲,以后他们怎么还有脸回家?

于是,夫妻俩萌生了杀人泄愤、灭口的罪恶念头。

为了“安全”地完成这次计划,阿苏拉夫妇表面上假意同意盘阿枝离开,但让她再坚持一段时间,随后带着女儿和盘阿枝辗转到师宗县继续从事卖淫活动。

在师宗的几天时间内,夫妻俩经过打探,确定小石山水库为作案地点,又购买了麻袋、丝袜等作案工具。

4月27日下午,阿苏拉、玛嘎夫妇叫女儿、盘阿枝一起去小石山水库“游玩”。下午17时许,四人来到小石山水库,有说有笑。趁盘阿枝毫无防备之际,阿苏拉用事先准备好的丝袜从盘阿枝背后勒住其颈部,致其窒息死亡,再用麻袋将尸体沉入水库。

为了钱,为了一个所谓“名声”,阿苏拉一家三口残忍地杀害了年仅17岁的花季少女,结果却是,他们不仅身败名裂,还要接受法律的严惩,真是可悲、可叹、可恨!

以上,共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