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4月14日,上海市,有媒体报道,一名3岁的女孩在上幼儿园时,遭到男同学的欺负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殴打,事后学校对此事的处理,家长并不满意,便将此事曝光,却不成想,学校竟然直接将女孩开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小梅(化名)今年3岁,在上海一所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上幼儿园,小梅妈妈的初衷是给孩子最好的学习环境,却不料,幼儿园会是孩子噩梦的开始。刚进入幼儿园的小梅就遭到一名男同学的欺负,但她并没有告诉老师和家长。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事实上,被小男孩欺负的同学不止有小梅一个,还有很多小朋友都曾被小男孩欺负过。之后,小梅发现有一些同学不怕小男孩,便开始从家中带一些贴纸或者其他小礼物去“讨好”这些同学,希望因此能得到“保护”。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起初,小梅妈妈并没有发现孩子有异常,直到她发现女儿在睡觉时,总是做噩梦,时不时地大声哭喊:“不要碰我!”这一情况让小梅妈妈意识到情况并不简单。随后,她得知女儿在学校受欺负,便将此事告诉班主任,而对方的回复是,两个小孩互相打闹,而且已经处理过了,老师也对男孩作出批评教育。

3月12日,小梅妈妈来到幼儿园接女儿放学,刚一碰到女儿的腰部,女儿就喊疼,小梅妈妈十分担心,便询问怎么回事,小梅称自己被小男孩殴打。随后,小梅被送到医院做检查,经医生诊断,右侧骼前上脊(棘)区域皮肤浅表擦伤,少量盆腔积液。

从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很多小朋友聚集在一处,一个小男孩用拳头殴打小梅,之后又拿棍子戳小梅,旁边的一个小朋友甚至躲在柜子里,整个过程没有一个老师在现场。小梅被打的时间是中午,直到下午3点30分放学,学校才告诉家长小梅被打了。

小梅妈妈带着诊断报告前往学校,却没有一个人出面解决,只是向家长和孩子道歉。事后,小梅妈妈将此事公布在家长群内,因为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小梅爸爸举着一副抗议校园暴力的油画站在学校的门口,希望学校能重视此事。

小梅妈妈表示,男孩是副园长的儿子,事后丈夫曾和男孩的母亲见过一次面,后来便再也没见过,对方也没有道歉。事情还没得到解决,小梅妈妈却收到学校的一封通知,称小梅妈妈在公开场合中伤学校其他成员且行为无礼,造成不良影响,决定撤销小梅的学位。

目前,当地教委正在介入处理此事。

对此,有网友认为:我觉得取消学位是对的,这些无理取闹的家长,就应该她自己教自己的孩子!一点小事就小题大做,小朋友之间的摩擦是避免不了的,老师也不是只看管她一个幼儿。也有网友表示:多次遭受殴打,学校不解决家长当然怒火中烧。如果男孩不是副园长的孩子,会出现多次殴打别人的情况吗?

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呢?

打头掌嘴、踢膝盖……幼儿园多名孩子被体罚

4月14日,自称杭州市西湖区凯乐幼儿园的家长,向封面新闻记者爆料:凯乐幼儿园内多次发生老师体罚幼儿的行为,涉及推搡、拎提、打头、掌嘴、踢膝盖、在无人的教室独自罚站超过1个小时等。家长表示,暴力行为有普遍性,“不止一个老师”“很多孩子都被打了”。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针对此事,家长先后向西湖区教育局举报,到西湖区转塘派出所报案。教育局回复,“学校已经上报了这件事,让学校自查自纠”。派出所表示,“没有明显外伤,不予立案”。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事后,幼儿园以退费转园为条件,与家长签署谅解书,内容包括家长“不再传播与幼儿园有关的任何负面消息”。

三岁孩子上幼儿园被小朋友打,上海3岁女童遭男同学殴打,反被学校开除,家属:是副园长的儿子

打头、掌嘴、踢膝盖……

家长称幼儿在学校遭老师体罚

张西是从幼儿园家长群里,“追查”到儿子童童在学校可能被打了的。

3月23日晚上21点44分,凯乐幼儿园小2班“家长委员会”群里,一条“新老师打孩子”的消息引起了张西的关注。“是一个妈妈在群里说,她的孩子被老师打了十几下。”

有涉事幼儿家长在网络平台上发布相关内容

看到这条消息后,张西马上回想起童童前两天的状态,“不像平时那么活泼主动,幼儿园新教了什么知识,和小伙伴玩得开不开心,老师有没有表扬他,都不跟我们说。”她原以为,这只是成长过程中的正常心理起伏,并没有太在意。

但现在,她怀疑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连续3天,张西不断找机会引导孩子回忆,“一开始他都只是说别的小朋友被打了,他没被打,一直到26号,他一边看动画片一边说他因为不好好吃饭,被‘鸭子’老师带到厕所里打屁股。”

儿子口中的“鸭子”老师从2020年12月开始到童童班上任教。“‘鸭子’老师刚来不久,就听说有家长反映过老师打孩子,但当时没有深究,也没有调监控。”

这次再爆出“打人”讯息,多名家长前往了幼儿园追查监控。

“第一次去,拷贝了今年开学以来的监控录像,证实了老师的暴力。”张西介绍,监控镜头包括教室和公共区域,而查看到的视频中,多个地方,多个时段出现了幼儿园老师暴力相待的画面,“比如推敲脑袋,踢人,打脸打嘴。”

随着监控画面在家长圈里传开,徐军也卷入其中。“最开始是小2班的家长说打人的事情,后来监控调出公共区域,发现小1班也是一样,有体罚的情况。”徐军的女儿苗苗在小1班,监控画面中,小女孩曾被老师打头。

“这么描述吧,老师一掌敲下去的力度,打到孩子的头上,至少往后仰了20公分。”徐军向封面新闻记者描述他所见的视频画面,“还有提着孩子的衣服后领,双脚离地,从一处到另外一处,一两米的样子。有个孩子一个人被罚站在没有用的教室,监控画面里,一个多小时内没有老师去看。还有用脚踢孩子的,扇嘴巴的……”

幼儿园辞退涉事5名老师

退费“换”家长谅解书

“让孩子闻脚的幼儿园老师,跟着就被刑拘了,我们被打,被体罚,拖延半个多月,至今没有妥当的解决……”徐军直言,“红黄蓝助教让男童闻脚”一事,刺痛了自己。

在张西和徐军为各自孩子“讨公道”的过程中,有过妥协。事情发生后,园方首先辞退了涉事的老师,“‘鸭子’老师是体罚最多的人,其他老师也偶尔有参与,或者冷眼旁观。”徐军称,幼儿园共辞退五名涉事老师。

其后,园方向家长提出了解决方案,针对愿意继续留园的学生,学校将退还一个半月的学费,后续学费打八折;针对要转园的,则退还这学期的所有学费,并多退一个月保育费,但需和幼儿园签署谅解书。

受访者提供的幼儿园谅解书格式

谅解书显示,签署之后,家长不再就补偿问题再向幼儿园提出任何要求,并且不再传播与甲方有关的任何负面消息,双方对调解内容进行保密。

张西选择了转园。“我也不想签什么谅解书,谅解书是需要家长真的谅解了才能签的,而不是用学生转学手续来胁迫家长签的。”此前她缴纳给凯乐幼儿园的保育费,每个月6000多元,“一学年大概10个月。”

徐军的女儿目前待在家里。“凯乐幼儿园辞退5名老师后,调来了2名新老师,一个教龄只有1年,一个是非幼师专业的后勤转岗人员。”在他看来,幼儿园能出现老师“集体”暴力现象,不能简单地归结于老师的个体问题,“说明幼儿园的管理肯定出了问题。”

徐军不敢再送孩子回去,但深知家长的为难,“大部分家庭都是双职工,家里没有人可以带孩子,学期中途也不方便转新学校,还是不得不把孩子送回去,无奈。”

涉事幼儿园官方微信公众号

家长希望凯乐幼儿园公开道歉

律师:教职人员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是违法行为

“我觉得幼儿园当前的处理方式不妥,这种事情发生以后,幼儿园应该第一时间想到怎么安抚我们的小孩,而不是找我们签谅解书。”徐军说,他难以接受孩子遭到的暴力对待,“老师的这种行为会对小孩的成长带来长期的影响,每当我小孩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可能都会联想到这段遭遇。”

徐军现在的想法有两点,一是希望相关部门能对学校进行一定的处罚,给出一个官方的回复。二是希望幼儿园能够拿出最优的方案,帮家长解决小孩安置问题。

面对目前的处理方案,张西也认为不妥当,“补偿我不需要,我只希望这件事能得到公平公正公开的处理,凯乐幼儿园和相关老师多渠道公开道歉,学校和老师该受到什么处分都需要全面公开,把该退的学费退了让我把孩子转学转掉就行。”

对于家长与幼儿园签署的谅解书,四川一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小明律师表示,如果谅解书是双方自愿签署,是双方真实意思表达,同时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以及没有损害公序良俗,那么这样的谅解书是具有效力的,是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合意。

但是,如果谅解书含有明显不合理,显失公正的内容,或者其中一方因受到欺诈或胁迫而签订,那么就不具有相应约束力。

针对凯乐幼儿园所发生的事情,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四川丰宜律师事务所律师章洋溢。他表示,教职人员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不仅违背了职业道德,同时也是违法行为。根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八条、二十一条之规定,学校应当关心、爱护学生;对品行有缺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应当耐心教育、帮助,不得歧视;学校、幼儿园的教职员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有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如教职人员存在以上行为,受害学生及其监护人有权要求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处理,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教职人员实施暴力的行为给学生造成轻伤以上的伤害程度,则可以追究相关教职人员的刑事责任,即按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故意伤害罪进行定罪量刑。

14日,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西湖区转塘派出所,一民警回复称,派出所民警实行两周轮换制度,他不清楚4月初凯乐幼儿园事件。

记者多次致电西湖区教育局,截止发稿前尚无人接听。凯乐幼儿园园长、办公室、招生电话等,均无人接听,该幼儿园所属教育集团董事之一陈旭耀回复记者,“我不管幼儿园的事,直接找园长”。

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见习记者杜卓滨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封面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