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番号网上不去了。

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老美的骑兵一师还在吗?这问题戳中小编的笑点了,咋说呢?这货的壳还在,但里头的东西却换了。

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所以您可以说现在的骑兵一师和过去的骑兵一师,这完全是两码事。

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那么这是咋回事呢?

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没法子,谁让他不开眼和咱志愿军吼吼呢?被咱直接干翻不说,还被撤销了一个营的番号。

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你看番号都让打没了,你还有脸呆着吗?后来这么一折腾骑兵一师的番号就给了美国别的部队了,就是这么档子事,您要是想要了解的更多,就听小编给你唠叨唠叨。

番号网上不去了,现在美军骑兵第一师还有吗?

美骑兵一师。就这支部队,美国的独立战争的时候就有了,是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一手创建的,前身是第二骑兵团,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部队后来又改名了,成了第五骑兵团。

这事走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支部队也参与了进去,仗打完之后,他就以这支部队为基干,和第三骑兵团以及第五骑兵团,搅吧搅吧,这就变成了最后正式的番号——第一骑兵师。

所以这支部队在美国的眼里一直就被誉为开国元勋师。

还参加过二战,在二战那会就一个字——猛,战斗一开打,老是杵在前边开路,那里有窟窿他在附近一准就是那块补窟窿的膏药。

所以这支部队算是相当能打,非常彪悍的部队,朝鲜战争之前,他们可未尝一败,素有常胜军的美誉,结果打完朝鲜战争,他们哭了,被打死了三千多人,各种伤病有一万二还多,咱俘虏了差不多有五百人,失踪人员差不多是四百五。

咋说呢?这支部队几乎参加了所有美国人对外的重要战争,您比方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墨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到了现在的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哪哪都有他的存在。

算是美国人手中的王牌部队,所以您别看他叫骑兵第一师,其实部队里头别说骑兵了,连根马毛都没有,早在太平洋战争的时候,就已经摩托化了,到了太平洋战争结束之后,那已经是机械化了。到现在属于重装甲部队。

好了,他的一个辉煌咱也大体的了解了,接着咱就说说他这王牌,咋就被咱志愿军给打残的,这说起来就来劲。咋说呢?咋朝鲜战争开打之前,这部队首先是在日本那块驻扎,算是美国人的一支占领军吧!

所以朝鲜战争一爆发,这货就赶上了,这就跟着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就上了朝鲜半岛。

那么作为老牌的牛叉师,一到地又是各种的补充,给这部队又塞进去一个重型坦克营,外加一个中型坦克营,四个炮兵营,外加一个防空炮营。

这还不算,又塞入了一大堆南朝鲜派过来的辅兵,足足三千多人。

瞅见没一股子辅兵就能凑成一个加强团来。

咋说呢?这骑兵第一师也很给力,和北朝鲜的人民军对上了,头也硬,成为了最早冲入平壤的老美部队。

后来麦克阿瑟挺高兴,还专门的检阅了一下第五骑兵团的一个连队,以示嘉奖。

这一家伙把这帮子老外的气焰直接给点着了,那火苗子烧的轰轰的。

结果在云山这嘎达,就和咱的志愿军给对上了。

过程是这么回事。当时咱三十九军的任务是歼灭云山城内的南韩第一师,其实也没打算和美国人正面杠的。

咋说呢?这南韩第一师的任务是北进,要打到鸭绿江去的。

结果咱三十九军搁这里把他顶住了,动不了,当时美国第八集团军的沃克,就急眼了,要用骑兵第一师作为突破,按照沃克的话说,他要杀开一条血路,跑到鸭绿江边给马喂水。

这脸蛋子确实够大,毕竟他的上司麦克阿瑟牛皮都吹出去了,要在圣诞节前把这场战事打完,回去吃火鸡啃玉米饼不是?

所以骑兵第一师就把南韩第一师的攻击位置给替换掉了,那么在这个替换过程中骑兵第一师的第八骑兵团先一步的进入了云山城。

说道这里估计有小伙伴要问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咱咋就没有发现呢?”

很简单,因为连日来的战争,山头上的树木都点着了,那烟雾缭绕的,十来米之后就啥也看不见了,就这情况你派出侦察兵也看不到啥的。

所以咱在开打之前就一直以为,对面是南韩第一师。三十九军的军长吴信泉还准备拿这家伙做下酒菜呢?结果这下酒菜直接换了一道硬菜。

你还别说当吴信泉知道了他的对手是骑兵第一师的时候,那叫个兴奋:“难怪火力这么猛,原来是美国人的王牌啊!哼!继续进攻,老.子才是王牌!”

军长吴信泉兴奋完毕了,政委徐斌洲比他还兴奋:“咱出国第一仗打的就是美国王牌,太幸运了,打他,利用咱的优势压到他!”

咱给彭老总的回电就一句话:“坚决消灭这个美军王牌师!”

得咧,您说老美的骑兵第一师遇到咱三十九军这不是找大耳瓜子吗?

命令传达下去,战士们那是嗷嗷叫的暴揍这个美国王牌。

“啥东西?他们是王牌?”

“老.子就是王中王,打的就是他这王牌!”

等到咱肃清了云山城的外围阵地的时候,接下来的一仗被记录到了所有描述朝鲜战争必须诉说的一仗。

因为这一仗告诉了所有人,啥叫瞒天过海,啥叫胆大包天。第三十九军第三四六团的团长接到了一个任务,他们这个团被当做主攻,主攻云山城。

而三四六团的团长吴宝光是一个喜欢动脑筋的战将,他要给云山城来一个中心开花。

好吧,要想中心开花,那就得有部队在敌人的中间炸开了才成。

于是这个艰巨的认为他交给了尖刀连——第四连。

“师长喜欢我们这个团,我喜欢你们这个连,冲进云山城给我来个中心开花,我们的主力就等着你,完成这个任务!”

好吧,一个连队想要在敌人的心窝子来开朵花,硬拼显然是不成的,毕竟美国人的炮弹比子弹还多,头上的飞机也不白给。

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咱一个连的战士,摆出一个战斗队形,大摇大摆的向着美国的阵地走了过去,他们要通过一个叫做三滩川大桥的地方。

大家伙都知道,桥这东西绝对不好过,因为直来直去就一条路,想要硬拼,那绝对是一个伤亡巨大的数字,才能拿的下来。

我们大摇大摆的这么走过去,嗯!美国远远的一瞅,以为是退下来的南朝鲜士兵。

好吧,为了掩饰的像那么回事,有些胆肥的都可以把天捅个窟窿的战士,亲切的和美国人握了握手,还留下一个满满的微笑,让美国人感受到来自志愿军,啊,不,应该是来自于南朝鲜的亲切问候。

于是咱的这一支连队,顺顺利利的通过了大桥。

而美国人的军史上,总是酸溜溜的写着,是的他们没有被检查,连个询问都没有,因为他们是堂堂正正的走过去的。

过了桥,我们怎么干?难道是夺下桥吗?不!我们瞄准的是他的营部,拿下美国人的营部,这个桥自己就得乱了。

于是没有过多久,美国人的营部开锅了,什么手榴弹,什么炸药包,甚至于是子弹,在整个营部就响了起来,有些战士甚至于连枪都没有开,挺着刺刀上去直接就是捅。

而美国人的士兵,很多还在睡袋里呼呼大睡呢?等到他们醒来之后,战斗已经开打了。

最最精彩的是美国营部的指挥所,被咱直接塞进去一颗手榴弹,咚噶一家伙就给掀翻了,美国人的营长浑身上下插满了弹片。

好吧,打到这里,美国人的这个营部算是完蛋了,就算是这样,咱的战士还是很生气,直接就冲了进去。

“服不服气!老.子才是王牌!不行咱接着来!”

是啊!不服气接着来呀!当然咱的中国话他们听不懂,但一梭子朝天放出去的子弹,让这些个美国人认清了一个事实,双手必须高高的举过头顶,把脑袋低下,不要做任何引起怀疑的动作,不然子弹是会咬人的。

中心开花的目的达到了,于是三十九军从四面八方冲向了云山城。

不用说了,这个第八骑兵团被打崩了,这顿跑啊,那叫个慌不择路饥不择食的,往大山沟跑的有,往大路上沿着公路跑的还有,但能跑到哪里去?

他们已经忘记了,南韩第一师之前的警告,这里到处都是中国人。

而美国人的回应是:“中国人?你们说的是那些黄种人吗?他们会打仗吗?”

好吧,对于南韩第一师的警告,美国人还回应了一句话,枪声还没响,就打报告,这不是他们第一骑兵师的风格。

好了,他们的风格达到了,全线崩溃,可以打报告了,其实也用不着,美国人已经知道他们的处境了。

于是一场压根不会达到目的的救援就来了,铁板还是铁板,冲不进去的。

为此他们的第五骑兵团的团长准备亲自压阵,结果迎面就打来了一发迫击炮的炮弹,把这个可怜的团长给炸没了。

而米尔军长看着咱的狙击阵地,只能下令撤退了,第八骑兵团?他们就当他已经不存在了。

在这一场战役当中,第八骑兵团第三营被全歼,为此美国陆军将这个番号给消掉了。

而如今的骑兵第一师这个番号和美国第十一空中突击师的番号进行了互换。

所以现在的骑兵第一师已经不是原来的骑兵第一师了,越战那会就已经不是了。

而这个骑兵师因为有直升机机动,所以又叫空骑一师。

到了现在,这个师已经升级成为重型装甲师,是美国十个现役师中仅有的两个重型装甲师之一。

差不多有一万七千人吧!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