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苒物华休,八声甘州柳永最后两句内涵是什么?

想起心上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苒苒物华休。怎么知道我,倚着栏杆的时候,正这样的愁思深重。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此句具体形象地刻画出“佳人”妆楼远眺的痴情,惟其痴情,游子才先入为主,使其产生视觉的失真——把他人的归舟误认为是游子的归舟。而这一具体感人的形象又是词人痛苦怀想中产生的幻觉,于是,一种相思,两幅幻景叠加,虚实相应,极大地增强了艺术张力。这种写法就是一般人熟悉的古典诗词中常用的“从对面着笔”的手法。最后两句由佳人回到自己,字面上是对“佳人”句承接,佳人苦苦思念游子时,不免产生“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的猜测,她哪里知道此时游子正和她一样倚阑远望,满腹乡愁!实际此句与首句呼应,是全词的注脚,使整首词都笼罩在浓浓的愁绪中。

苒苒物华休,八声甘州柳永最后两句内涵是什么?

村居

苒苒物华休,八声甘州柳永最后两句内涵是什么?

宋词中最有画面感的句子,当属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的清平乐村居。词人描述了当时乡村的景象,一幅祥和安逸的画面呈现于你的眼帘。一处低矮的茅草房,门前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汲水做饭洗衣。远处传来好听的软侬吴语歌声,一对白发夫妻聊着家常。画面转到田间,大儿子在溪东锄草锄豆,二儿子正在为刚出壳的鸡娃编织笼子,老夫妻俩最偏爱调皮的小儿子,正无样趴着剥莲子。

苒苒物华休,八声甘州柳永最后两句内涵是什么?

茅檐低小,溪上清清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八声甘州上下阕的关键句子是不忍登高临远。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柳永柳七的深情和风流一样让人神往。人皆言柳耆卿词俗,但这首无数人爱的《八声甘州》,字里行间真情宛然可见,与其说是思乡,倒不如说是忆人:君忆我,我亦忆君。这次我思念你,是风,是雨,是秋季,我凭栏凝愁,你妆楼怅望,两片寂寞的相思便沁了满地了。凭栏听雨声,案前的笔墨里倒映出的茕影,是你一袭素衣,于高楼独立,等与我这场久别的相遇。情意啊,教我念念不忘的是你生死相随的温柔,我愿抛却一身傲骨,针线闲拈伴伊坐,日日流连,卿之颜,卿之言。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我获尽天下芳心,深情只付你一人。

意思:暮雨仿佛在洗涤清冷的残秋。出自:宋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原文: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宋代:柳永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释义:伫立江边面对着潇潇暮雨,暮雨仿佛在洗涤清冷的残秋。渐渐地雨散云收秋风逐渐紧,山河冷落落日余晖映照江楼。满目的凄凉到处是花残叶凋,那些美好的景色都已经歇休。只有长江水默默地向东流淌。不忍心登高遥看远方,眺望渺茫遥远的故乡,渴求回家的心思难以收拢。叹息这些年来的行踪,为什么苦苦地长期停留在异乡?想起美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她哪会知道我,倚着栏杆,愁思正如此的深重。扩展资料创作背景:柳永出身士族家庭,有求仕用世之志。适逢北宋安定统一,首都歌楼妓馆林林总总被流行歌曲吸引,乐与伶工、歌妓为伍,初入世竟因谱写俗曲歌词,遭致当权者挫辱而不得伸其志。他于是浪迹天涯,用词抒写羁旅之志和怀才不遇的痛苦愤懑。这首词大约作于柳永游宦江浙之时。此词开头两句写雨后江天,澄澈如洗。一个“对”字,写出登临纵目、望极天涯的境界。当时,天色已晚,暮雨潇潇,洒遍江天,千里无垠。“渐霜风”句起,以一个“渐”字,领起四言三句十二字。“渐”字承上句而言,当此清秋复经雨涤,于是时光景物,遂又生一番变化。词的下片由景转入情,由写景转入抒情。写对故乡亲人的怀念,换头处即景抒情,表达想念故乡而又不忍心登高,怕引出更多的乡思的矛盾心理。词人本来是在登高临远,而下片则用“不忍登高临远”一句,“不忍”二字领起,在文章方面是转折翻腾,在感情方面是委婉伸屈。登高临远是为了看看故乡,故乡太远是望而不见,看到的则更是引起相思的凄凉景物。“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这两句向自己发问,流露出不得已而淹留他乡的凄苦之情,回顾自己落魄江湖,四处漂泊的经历。扪心问声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问中带恨,发泄了被人曲意有家难归的深切的悲哀。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89559357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